【营员随笔】眼睛·眼神——陈厚伦(山东)

  • 陈厚伦
  • 创建于 2018-07-28
  • 110

  眼睛是身体最娇贵的部分,对标本也是如此,先进的标本制作技术让动物外观每一个细节一览无余,而唯独眼睛是无论如何也保存不了的,所以制作标本也有个所谓“点睛”的过程。给标本安一双眼睛,是个颇煞费苦心的活儿。点活了,一只只动物才算有了神态。

  凝视那双双眼睛,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奇妙的感觉。在动物园,没有哪只动物会主动看着人类,而两眼皮子一耷拉,是退缩,两眼一白,是轻蔑。想想它们是怎么来到动物园的,一切就都明白了。在中科院动物博物馆的标本馆,目光被一双大眼睛捕获了,那是只大熊猫的眼睛,圆圆的,幽幽的,饱满而深邃。那双眼同那宽阔的脸在同一平面上,我恰好位于两眼目光交集之所,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对视感。我用着极大的力量承受着这独具穿透力的目光,我恐惧了,敬畏了。历史上,人类杀戮弱小者从不眨眼,从与强者的对视中学会了恐惧,学会了谦虚。今天我手无寸铁,直视着长着铜牙利爪之物,我被这种潜藏已久的感情震慑了。这种对视的敬畏使人反思,予人救赎。《药神》里程勇与印度神迦梨的神圣的眼睛对视后,对卖药的理解出现了本质性转变,;人类的眼睛与一双双眼睛相遇后,也会萌生敬畏,还需要有宽容。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到窗后的世界需要我的想象。正如明月只有一轮,而月牙的姿态却风情万种,一双眼睛,却可以幻化成无数的眼神,无不顾盼生姿。只可惜一颗琉璃珠讲述不了自然界一个个温情冷暖,悲欢离合。老虎一直都是怒目圆睁?他也应该更喜欢睡眼惺忪地在水边享受三点钟的阳光,充满浓浓的“虎”情味儿吧。我不喜欢猫头鹰总是眯成一条竖缝的瞳孔似要捕猎的样子,而当他还是一只幼雏时,他看着父母渴盼的眼神,会令每一位父母动心的吧,那是每一个生命体共有的美好童年回忆吧。藏羚羊卑微的眼神无力地盯着大地,背光而幽暗。她们不该是高原的精灵吗?她们用平静的目光记录青翠的草甸,虔诚的目光直抵藏蓝的天空,这本该是亘古不变的画卷。不幸,我们留下了不光彩的一笔,我想象着当她们的毛皮被活生生的剥去,她们哀求的眼神我久久不能忘怀,那是无声的控诉……当眼前的一切再度凝固成一个个标本时,我怔住了,怅然了,标本制作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还是没能挽留一首首自然的牧歌,一个个自然的故事。保护与敬畏生命不是当大自然的医生,动不动便对自然动刀子。而是更应该是做一个听众,一个观众,悄悄地,或是带上个小手绢,让一个个精灵自由自在地讲故事,说不定哪天打动你的,就是个美丽的倩影,销魂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