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观动物所有感——赵翘楚(辽宁)

  • 文/赵翘楚
  • 创建于 2018-07-28
  • 106

  今天上午我们参观了中科院动物博物馆,一口警钟伫立在我们的起点。参观由一张来自偷猎者的虎皮开始,无需语言,也足有叩响心门的力量。解说员娓娓道来,听者心情愈发沉重。多少物种,野生的仅存几百只乃至几十只,有的只剩下人工饲养的,甚至野生和人工饲养都已宣告灭绝的……

  不禁开始想,人类还有多久才能回头,才能看到自己以外的东西,才能真正地明白,自己只是宇宙的一个过客呢?恐龙在这个蓝色的水晶舞台上出演了两亿年,然后悄然退场,为哺乳动物腾开了崭新的一页。我毫不怀疑,人类也终将从这个舞台宣告我们的落幕。但我们留给下一个几年的,是一个更加广阔的舞台,还是《微纪元》中那个黑白相间的星球,难道仅因为我们自以为看不到那一天就不去考虑了吗?

  所幸,我们还有希望。从珍妮•古道尔奔走非洲草原,抛洒汗水,到今天保护区如雨后春笋生机勃勃,法律法规建立健全,各行各业人们的努力与付出,濒危动物的保护工作已步入正轨。好事多魔,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会用自己的双手,开拓出灿烂的明天,就像刘慈欣脑海中地面上的透明半球,反射着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