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在自然面前的我们——闾骞宇(江苏)

  • 文图/闾骞宇
  • 创建于 2018-07-28
  • 162

  游荡在国家动物博物馆里,我困惑着,人在自然面前,是应该高傲的仰起头,还是应该谦卑的弯下腰。

  人与自然是永恒不变的文学母题,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展现了顽强不屈的老人,而雷切尓在《寂静的春天里》讲述了农药对自然的迫害。我想,我在动物博物馆里找到了答案。

  濒危动物馆里的警钟长鸣在我的心中,本以为这些都是我们试图掌控、改变自然的结果,但渡渡鸟的灭绝动摇了我单纯的想法:人类无意引入的新物种导致了生物入侵。这不再是我们主观的控制欲在作祟,这就是没有科学调控自然的结果。同样也是,华南虎最初的被捕杀是因为人们要保护家园,但因为没有及时的科学统计,导致我们没有及时放下猎枪。“过犹不及”是老子玩弄得最好的玄学概念,其实也很适用在此:捕杀可能是对的!

  若是一味纠结于对我们自己的反思,那只能是顾此失彼。我们需要的是科学!

  科学的统计是我们获取自然数据的最佳方法,科学的调控也是我们改造自然的最佳途径;在恰当的时候举起猎枪,在恰当的时候放下猎枪,才是对每一个物种的尊重--我们都能平等的享有我们的那一份资源,不多不少。

  抛开艺术借人与自然这一母题批判人性的灰色,其实科学才是调节人与自然关系的根源。

闾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