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阳光明媚,人心澄澈——郑相宜(陕西)

  • 文/郑相宜
  • 创建于 2018-07-28
  • 162

  阳光明媚,人心澄澈。这是我对国科大的第一印象。

  不必说实验设备的尖端,也不必说技术的前沿,在这里,在很多地方,从未缺乏的是荣誉和奖章。

  而我遇见了这样一群人。

    他们温和的目光下隐藏着一股热情和执着,自信而依旧内敛,奋进而不失从容。没有虚浮的自我夸耀,没有恶意的贬低他人,明澈的雁西湖水和绵延的燕山山脉,默默滋养着科学身后那层柔和温暖的文人品质。

    我们需要那层气质的包裹,才不会被炽热的荣誉光环灼伤烧穿,不会被打磨成尖锐而咄咄逼人的小人模样。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从屈原到杜甫,从海瑞到鲁迅,从苏格拉底到圣子耶和华,从钱学森、邓稼先,到陈寅恪、傅斯年……他们无一不是强大而温和的,像浸润在温水中的玉石。撑起中国脊梁的,恰恰是这些淡然从容的气质,坚毅不屈的素养。

    那么,我将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呢?

    生命和生命是相联系的,四季轮转,生生不息。有些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孔子懂得天下苍生的苦痛,乘一架木车,踏实了中国大半片土地;所以帕斯捷尔纳克著就了《日瓦格医生》,用鲜血染红了苏联半边天空;所以钱学森、郭永怀毅然返回祖国,投入了两弹一星的建设……

    不止是生命与生命之间,天空和海洋之间,人性与科学之间,过去和未来之间……这些联系是隐忍的,强大的,是令人敬畏的,是不可摧毁的。

    一切科学技术和制度主义,都是为了人类。我把它称作人性。

    令人振奋的是,在这里,我找到了这种联系。鲁迅说,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我或许无法为圣贤继绝学,或许无法为万世开太平。 但不管将来成为什么,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这一整颗蓝色星球上的人们,都呼吸着同一片空气,生长在同一根脉络上。

    因此,我希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一个默默无闻、厚重内敛的平凡的人。

    但生活不会一帆风顺。距离遥远的星星才能指引方向;而太多璀璨的,只有隔着夜色,才能璀璨夺目、光芒四射。

    我坚信,总有一天,荆棘与花环,梦想与现实,苦难与荣耀——

    都将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