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原来并不是这样的——章梦晨

  • 章梦晨
  • 创建于 2018-07-29
  • 138

  经过了这几天夏令营的体验,我才知道,科学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的。

    我想象的科学是高中生们做的练习题,实验室里打打闹闹不正经的“游戏”,是熬几天夜就能赶出来的论文。

    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科学是地理所建立的生态系统检测站,是电子所的雷达和遥感系统,是动物所的标本,是力学所的动车与飞机模型,科学是实地的考察,是细致的推理,是反省与思考,是实践与应用。科学绝非只是坐在书桌前,靠一张纸、一支笔就能推断出宇宙的奥秘。它需要我们在整个地球甚至宇宙中耐心寻找、等待,只有通过不断重复的枯燥实验,大量数据的收集,在乱麻一般的数据中抽丝剥茧地分析,再需要一点严谨与大胆的创新才能一点点离世界的真相再进一步。

    然而对科学的探索并不仅仅如此,满足这几个条件可不容易,我们缺乏可达到标准的实验工具,于是我们研制出了世界最顶级的风洞,我们建成了五水循环室,我们做出了河流、动车、飞机的等比例模型;我们缺乏收集数据的装置,于是经过数十年的努力,我们将雷达的精度缩小到0.05m,截至2017年年底我们已发射了187颗卫星,我们将生态监测站布满了全国各种生态系统类型区;我们缺乏了一点严谨与创新,于是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一个个具有优秀科学素养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们被培养出。这些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多么先进,而是因为我们缺少,我们知道我们缺少什么需要什么,我们在努力弥补我们的不足,我们用一代代的科学家们的努力去填补这些空白,我们知道每一个成果的出现都需要数十年的铺垫,我们知道科学并不只靠凭空想象。

    我想象的科学家们都是不拘小节,不善言辞,弱不禁风的。

    原来也不是这样的。

    我至今仍为那些研究员们的风采所倾倒,他们身上所流露出的温雅的书卷气,那种因知识而产生的厚重、自信与昂扬不是比那些所谓的“小鲜肉”“花美男”要帅气的多吗?李家春、王景琇两位院士的讲座不也是循循善诱,妙趣横生吗?地理所的研究员们经常要到户外实地考察,动物研究所的研究员们也要常常到全国各地寻找濒危物种,为了寻找朱鹮,所里的鸟类专家刘荫增甚至在大江南北寻觅了3年。为我们演讲的两位老科学家,即使白发苍苍,依然精神抖擞,在提到所研究的领域时依然有永远探索下去的少年意气。科学家们应像是先秦的墨家,文能科学研究,武能仗剑天涯。

    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科研人员,可我梦想的也不过是我想象的所谓科研罢了,可我会就此退缩吗?我会害怕吗?我不会的。

    在参观途中,有些研究员们很自豪地告诉我们,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装备、我们有最先进的技术、我们在落后了几十年后终于追平世界顶尖水平……这不仅仅是研究员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骄傲,是全体中国人民的骄傲。中国的科研终于在中华这条巨龙醒来后崛起。可是这还不够,我们做的还不够好,我们还有许多领域落后于世界,我们还少了一个中国籍的诺贝尔奖。但是会有的,我,全体营员们,全体高中生,乃至所有的少年们,“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希望在我们手里!我希望我能投身于祖国的科研事业。我希望有更多的少年们愿意投身于祖国的科研事业。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