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夏令营的回忆——朱洳逸(江苏)

  • 朱洳逸
  • 创建于 2018-07-29
  • 97

(一)

  湿润的青草包裹着双脚,似乎早晨的清露还尚未散去。

  大家都来齐了,整整12个省的最昂扬的少年们。

  开营仪式的音乐欢快地响起,校长们的演讲也在一片掌声中结束,终于是各班才俊自我展示的时间了。二班、六班纵然别致,但代表着我们的江苏骄子,十班的班徽与口号一经亮起,一片呼喊与掌声。当然,这种激动大多来自我们自己的自豪,可是来自大江苏各个地区的学子心齐如一,又怎能不让我心潮澎湃!

   “拥抱国科大,触摸科学的心跳”当所有人齐声喊出口号,当所有人微笑温暖过初夏的日光,我陡然明白,接下来的日子,定然会比巧克力味冰淇淋还甜美吧。

 (二)

  今天的阳光似乎比往日都要温柔。

  从食堂到会场,一格一格的红砖小路上还留有昨日的痕迹,树顶今日的光便与粉色的合欢花擦肩而过,像一段若隐若现的音调,袅袅地流泄。路两旁参差有致的小红楼,天外青黛色绵延的群山,还有枝干洁白而又安静不语的白桦树,原是新欢,却似故人。

    今天是第四天了。时间是怎样地行走,三天的美好已然流逝!然而,今天对于我而言又将是格外特别的一日;今天,将会有两名院士,亲自为我们做报告。

    时间明明还很早,路上同行之人却已寥寥。大概来自12个祖国不同省份的少年们此刻都怀揣着相同的期待而已然抵达会场了吧。因而,我不自觉地一次又一次加快脚步,任流云在头顶匆匆向后。

  李院士的演讲在一片掌声中开始。由于我远谈不上聪颖,即便李院士仔细又仔细地讲述着,我仍是迷迷糊糊的。当然,我的不安并没有持续很久——相比较而言,汪院士的报告就亲民多了。先前我对天文方面一直很有好感,这或许是出于孩童对星空本能的迷恋,亦或是对宇宙神秘历史的好奇。但是,汪院士独独针对太阳,这样炙热而神圣的星球做报告,确是不一样的奇妙体验。当视频中的天日爆发式地亮出数以万计的粒子,当来自太阳的电磁波化为莹莹极光映彻极地的冰霜,当人类的文明在自然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我唯有以感动来命名我此刻的心情。我可以遥遥地望见纯黑色的太阳神鸟在远古砖色的粗瓷上回旋飞舞,我可以听见神祠里低沉安详的对太阳神的颂歌,我可以想象驾着日车的羲和飞跃在硝烟弥漫的三国上空……“人类是自然之灵长”这句话,怎么也有点讽刺。我们,将以何种身份命名自己,将以怎样的姿态面对自然的神力,恐怕很难有定论。但以我之薄见,在科学之眼凝视着超人类的万象寰宇,尊重和叹服应该只增不减。人类本不须匍匐在地,但与自然博弈无疑是最愚蠢的决定。未来,当一切的科技都发展得过于饱和,探索宇宙定将成为人类永恒的追求。

  结束,分分秒秒在无声中溜走。耳边的掌声似乎一直没有停歇,熙熙攘攘的人群却又开始流动。该离开了。

  去哪里呢?

  我突然开始明白,在这贯穿了希望的五天里,每一个笑着流动着热血的少年,每一个眼睛里有奕奕神采的少年,他们都有着骄傲与激动的资本,为自己,为明天。院士们理应代表当今中国科学界的翘楚,可是未来,未来,谁会接过历史的接力棒,领跑中国乃至世界科学界,去造就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传说?无限的可能与潜力,孕育无限的希冀与激情;我们在国科大,在这个不努力便会感到羞愧的地方,在这个群英荟萃济济一堂的地方,在这个撇见未来遇见梦想的地方,仅五天之旅,确乎收益满怀;为国之未来,确是热血难凉!

    出门的时候,舍友兴奋地告诉我,看,天外有飞机走过。

    这样的话,真是很巧——我也有一个梦想,要在这里起程。

(三)

  五天,终究比想象的快。

  回想起来,感悟太多感概太深,似乎对于国科大已然产生了一种执念。在这不短亦不长的夏令营里,随时可以感觉到学习的氛围,随时可以感觉到人文与理性并存。然而,真正的改变必然来自己的内心;从入门到离开,我所领悟到的是科学本身纯粹而有力,是科学家的执着与追求。唯有亲身来到了国科大,才第一次明白使命与责任对于有梦想的人是多么神圣,明白“性命、生命、使命”的崇高含义。或许未来的我不足够优秀能够成为国科大的一员,但是,我心已定,未来,又有什么不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