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少年心事当孥云——王秋涵(四川)

  • 王秋涵
  • 创建于 2018-07-31
  • 187

  如果说清华和北大是中国的顶尖学府,是中国的门面,那么中国科学院大学一定是清北中的清北,门面中的门面。

  结束了报道时的忙碌,我走进了豪华的宿舍,且不说单人房间和单人空调,独立浴室就一改我对北方大学的固有印象。每晚充裕的时间更让我感受到了大学的“自由”,当然这“自由”是要靠自我强大约束力为前提的。

  “虽未曾谋面,但我已为你们感到骄傲。”开学仪式上的校长的致辞激励了我。“使命 志向 成就”这三个词概括了一个合格科学家的一生。国科大培养的是国家的栋梁。你的一只脚已经迈向了成年人,你还没有你的志向吗?没有规划的人生是悲哀的。

  参观理化所的路途是遥远的,而渴望的心却是真切的。首先看到的是粒子切割机,你能在一块蛋糕上点缀樱桃,现在我们在金箔上堆积Ga原子,我们在金箔上用α射线(He原子)轰击出凹陷(可以达到0.1nm)。前段时间的中兴芯片将中国芯片推向关注的焦点,我们缺架构(目前只有用ARM公版)但更缺好的光刻机,如果我们能将这项技术发展下去,中国芯片便能突破瓶颈,迎来新时代。

  看到针触式探测器,我不由得感叹科学家们的聪明才智,其可以测定样品的平整程度(精度0.1nm),而我们在高中只有用干涉原理测定样品的平整度(精度几十nm),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转过几个角,几个大家映入眼帘:核磁共振室。以前,我只在化学选修5的教科书上见过,通过H原子谱的化学位移的多少判断有几种化学环境的H,从而推断有机物结构。 

  动物博物馆中一幅幅图画和濒危动物的骨架唤起了我保护环境的意识,人不是万物唯一的主宰,而是生物链中的一环。

  最震撼的是力学实验所的高能风洞,其喷射气流可达9马赫,这是空空导弹都难以企及的速度,这也是可以1:1真实模拟飞行器飞行状况的风洞。此前,我看到中国某型号高空飞行器在西北空域试飞成功,可媲美美国X37B飞行器,如果该技术运用于军事(核弹头上),那么我国的国防事业将迈上新台阶。不过说到风洞,我就想到成飞的可调风速的风洞。由于定位不同,成飞的更注重模拟飞机低空或中空,亚音速以及超音速环境,毕竟歼20定位是四代机,其隐身和气动性能要求很高。

  转到院士们的讲座,汪景琇院士的一句句扣人心弦的词语,一幅幅引人入胜的图画,有令人心驰神往的宇宙,有科学冷静分析的数据,他极力用平凡易懂的话语诠释不平凡的道理。我是一个天文爱好者,出于对未知的好奇和向往,我不得不提到刘慈欣的《三体》。其中所述的黑暗森林法则,令人谈虎色变的二向箔,完美精妙的水滴,无可阻挡的光粒,以及对人类悲剧命运的扼腕叹息。“毁灭人类的不是无知,而是傲慢”我会用一颗谦卑的心来对待科学,因为它是人类解读自然的语言。

  听完招生组老师的讲解,坚定了我要报考国科大的决心,我爱好科学,难道连一年的辛苦努力都不敢付出吗?你又如何面对以后科研的种种困难?最后,我想说:“给汗水以岁月。”明年,我必将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