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甘泉(陕西)

  • 甘泉-陕西
  • 创建于 2017-07-19
  • 2284

  我没有香港记者的移速,也没有和爱因斯坦谈笑风生的能力。但是今天却还是在新馆中增长了不少姿势水平。不光说别的,直说展览用的文字屏已经深深吸引了我这个naive的灵魂,透明显示器这种前些年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中的产物现在却跃然于我眼前。尽管我知道中科院想搞个大新闻,但光是这个显示屏不知有多少人为它+1s。

  抛去显示屏,最让我感动的是我国科学院将前苏联都未能建造成功的人造太阳的模型建造了出来,看着那象征核聚变的灯光由红变白,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内部存在着,这时我仿佛能听到一位长者对我无情的嘲讽道:“too young too simple”。从他的嘲讽中我仿佛看到了他寿命的源泉,以及他的强大能力。与这能力比起来,核聚变的能量竟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看到了自己的simple,看到了自己的naive。怀着这样的憧憬,我走进了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但眼前的一切让我震惊,男默女泪,十四亿中国人都沉默了。

  才刚走进数学院,便看到一张“两弹一星”的合影。在那之中,有一个生物,是个特别的存在,只此一人便足以让我在此驻足,他有一副黑框眼镜,他开启霸王色霸气,他在正中央静静地坐着,仿佛注视着我,又仿佛注视着茫茫众生。我口中不知什么时候便开始回荡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