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我们在这里——陈隽淇(福建)

  • 陈隽淇 福建
  • 创建于 2017-07-20
  • 1795

是这样一个季节,在这里。

桥下草儿茂盛,点缀着几点儿红花。天不算太热,几许的暑气驱不走我们的热情洋溢。

我们笑着、走着。

我们来到了这里。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所普通而又不一样的大学。红瓦的美丽建筑与风景构成一幅美丽的油画,只一眼,便深深烙印在了我们心底。

就仅仅第一天晚上,是的,那夜色中朦胧的光影,这样的美丽,便牢牢攫住了我们的心灵。

“说实话,我们国科大的风景其实也就是一般”纵然这样的景色,在他们的眼里原来不过是点缀——开营仪式上,教授告诉我们,这所学校,真正崇尚的,是科学。

接下来的这一切,是任我们叹为观止的神奇与奥秘——

在生物物理研究所中,我们见证了许瑞明教授的人生历程,又在他“没想好的学物理”“没事就跑步”的人生哲理中领会了一个科学家的胸襟;又在《果蝇与脑科学》中,明白了实践出真知的道理,领会了不断求知、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

在国家纳米科学中心中,我们又系统地了解到了纳米的前世今生——“在全球13亿人中,遇到ta的机遇大约是十的负九次方,这正是纳米之大小。”就在这里,我们领会了在这样一个奇妙的尺度中,物质的性质便发生了奇妙的转变。

科学就是这样,既严肃又活泼,既神秘之极又合乎情理,出于好奇与兴趣又落实于义务与责任……

亦只有在这里,我们才能领会到如此的一切。

“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个死死缠绕着的线团。当我们将线团解开展示给世人……有的人可能迈出一小步,有的人可能迈出一大步。”

正是这样的一步又一步,为我们现今的一切奠基,亦勾勒出了未来的无限。

就在这里,一切就在这里。

武向平院士、袁亚湘院士,常人难以触及到的如此高度,却以一种平易近人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和我们谈谈宇宙的前世今生,和我们谈谈黄金分割与优化方法。

会场内,那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倒映着我们激动的内心;手中的笔和拿起拍照的手机,表现出我们不愿错过点滴的求学之心。

宇宙是没有边界的,人的思维亦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将要探索的、将要发现的,永远无穷无尽,正是这里,教会了我们探索与发现的信念;正是这里,成为了多少学子走上科学之路的起点。

而我们,就在这里。

不再几天,我也要离开这里。但我相信,不论海角天涯,这里所带给我的,绝不仅终身受益。

我终将回到这里,我相信,不论精神还是客观物理。人类最终极的问题: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在这里,我想已有人找到了答案。

当我离开时,我想我会回首凝眸,远远那几个大字,会如灿金一般在我的灵魂中熠熠生辉:

中国科学院大学

一如它曾留给我的那些东西。

我们,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