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游学国科大记——孙睿泉(江苏)

  • 孙睿泉 江苏
  • 创建于 2017-07-20
  • 1973

久闻国科大盛名,今余幸甚,忝列江苏队中,时时惶恐,受宠若惊。

时维七月,序属三伏。名师满堂,学霸满座。院士之多,避之不及;仪表之精,呼吸乃夺。硕者如临秋山,微者若见毫末。余于其间,目不暇接,阅琳琅之物;耳无闲时,闻天籁之音。

梅贻琦校长尝谓曰,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依我愚见,国科大非谓独有大师也,亦有大楼、大山、大湖也。夫国科盛景,在雁栖一湖。衔远山,接长天,浩浩汤汤,曲折回旋。余登山而观之,若银镜也。至若暮色四合,红日西下,湖畔灯明,远近谋目。昼景均隐,另有景出。一相灭,一相生。大类今朝所讲之暗物质也。

余登雁栖观湖之台,而上百尺之丘。余步疾,故先众人行,然不知路,屡入歧途,迷途折返,终后于众人至焉。是故人生于世,纵有贤才,而弗得高人之点,往往迷途,至不及众人。若夫临川观流,或疾或缓,盖暗石阻也。人亦如此,顺者十之一二,不顺者十之八九。然古今成大业者,无不乘其胜者,克其不顺者。故士志于高远者,必灭己欲,解惑而求新知,专心于学,不以利为先,而终有所成。

今天下安宁,内无大患,外无强敌。纵有蛮夷挑衅,亦可等闲视之。然纵观诸国,皆有乘此秋以强也,实不可轻视,诚宜居安思危,以图自强也。余观道旁白杨,干直如笔,其枝末亦似其干,根根直指,千百成峰,欲争高下也。盖诸国类此,不可轻之,此诚危急之秋也,故吾冀心怀天下者熟思之。

故士有志于国者,必先修身养德,其次格物致知,其次精于学业,其次闻名遐迩。先贤故事,路人皆喻。国科有训曰,博学笃志,格物明德,大抵若此。

余以浅陋,惶恐尤甚,误承此任,迫于日晷,不敢旧思。故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但贻笑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