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难忘的十七岁——崔曦文(河南)

  • 崔曦文 河南
  • 创建于 2017-07-20
  • 2068

很多天以来,我构思着一篇结营心得,想写点什么东西,却感到无力用或浓或淡的情绪晕染这个庄重而美好的话题。

该写什么,该回忆什么;我改变了什么,我又想记住什么。

在来到果壳之前,课业任务是我的十七岁。每日刷题用着经典的科学定律,在掀不起波澜的轨道上前进。心中想着明灭不可见的名校,试图抓住无形的未来。是啊,在豫北的校园里,我只是个没有开蒙的孩子。那时提起科学我总心怀无上虔诚,却敬而远之——我以为科学是最前沿的科技,是最顶尖的科学家才有能力触碰的象牙塔中物,不是我这种平凡的女孩儿可以企及的。

在来到果壳之后,对科学的热爱成了我的十七岁。诚然,科学仍是九天揽月的航天工程,是五洋捉鳖的深潜工程;可科学也在刷眼的虹膜识别系统里,在以假乱真的仿真电子鱼里,在聪明的家庭助理机器人里,在光怪陆离的矿石里,在应对塞卡病毒的疫苗里。一切都那样近,近到伸手可以触及,近到足以让我不再畏惧科学,恰如老子说:道在瓦甓

十七岁的夏天,没有漫长的雨季,但有国科大,有朋友。雁栖湖校区佳木葱茏,一虹长桥灵动大气,校园里的小蓝车与同学的营服交相辉映。我不会忘记雁栖,更不会忘记班主任若愚温柔、辅导员郭莹姐体贴、刘文哥呆萌、凯哥真性情。我不会忘记班长张浩琛的幽默逗乐一班,不会忘记杨子汉破冰班会上一句饱含深情的我喜欢物理, 不会忘记喻启元和小机器人握手的可爱,不会忘记郭翔捷书包上小龙猫被女生捏个不停,不会忘记文委何泽宇凌乱帅气的排练,不会忘记唐雨辰提起美食满眼放光的小表情,不会忘记和郭琰恒打着一把伞漫步在校园雨夜,不会忘记文委刘诗凤大方直爽,不会忘记刘思源一汪大眼像深潭一样静谧。所有志同道合都是最好的青春。

此去若一去不再见?总不会一去不再见。

回到河南,或许又是兵荒马乱的高三,又是不分昼夜的苦读,又是三点一线的生活,然而,若科学情怀在,何处不是理想国?

十七岁这年,我有幸邂逅国科大。

十七岁这年,我无比向往科学。

十七岁这年,我遇见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