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国科大生活与我的酸甜苦辣——赵悦灵(江苏)

  • 赵悦灵 江苏
  • 创建于 2017-07-21
  • 1982

生活是一五味皆俱之调味盒,而人人心中都住着一顽皮的孩子。总是一不留神打翻了盒子,油盐酱醋拌在一起,生命的清欢虽被打破,却因此显出它的酸甜苦辣,五味纷呈来了。

五日光景,国科大一行,五味杂陈。

北岛曾有言“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全世界”。从前,沉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小有成就便沾沾自得,停滞不前。直到,这俩日来到帝都,走进国科大,新的世界才徐徐展开……开营的自我介绍时,大佬们与我的差距已初见端倪,班里的各位几乎都是省一起底的数理化生信竞赛大V。而我,在高一时就承受不住竞赛的孤独疲惫,选择了放弃。

从前我的学校里,讲座以后的提问交流环节常常冷场而尴尬,而在这里,来自全国的学子荟萃一堂,科学氛围熏陶中良性竞争的促进下,每场报告结束之后都有好多同学争相提问,围着院士碰撞思想的火花。我,静静地坐在下面,艳羡地看着他们,心中腾升起深深的无力。    优秀永远不是一方面的优秀,优秀者不仅才学广博,还多才多艺。闭营晚会节目参选者如云,歌唱、舞蹈、话剧、魔术……他们以表演者的身份在舞台上恣意绽放,我以观众的视角在台下鼓掌微笑,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有丝丝酸意……

只有不停行走,世界才会不断扩大。但世界越大,意味着我越渺小。但唯有,以此为鞭,勉之于足,才能行走于无疆。

歌德曾说过:“心中没有爱,世界也会灭。”爱,不仅局限于夫妻之爱、父母之爱、朋友之爱,还有师生之爱、同学之爱,甚至于陌生人给予的一份爱。在国科大,处处可以体会到这种细腻而温柔的爱。

辅导员小姐姐如哆啦A梦的大口袋,各种奇缺物资一应俱全,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头发吹不干、衣服没处儿晾的问题了;第一位的同学推开门或帘子时,总是会站在旁边,继续撑着直到最后一个的进入。或者是每一位撑着后面的同学形成一条爱的传递链……

时日虽短,事情虽小,我却常常感动于这种甜甜的小温馨之中。

若说收获颇多的夏令营中还有那么一点小苦涩的话,便是突然独立带来的一件繁琐的杂事——洗衣服。每晚回宿舍基本已是十点以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床边却发现不能倒头就睡,几乎是凭着意志力把自己拖到洗手间,开始这项艰苦卓绝而漫长的工作。上一次洗衣已是年初寒假时候的事,这么久过去,许多技巧都已遗忘。开始时,我洗一件文化衫要洗好久好久,常常一不留神洗衣液就倒多了,怎么冲都全是泡沫。

但,辛苦不是长久的事,苦久了必将寻到甘甜。两三天后,我又重拾这项技能。虽然手臂脊背依然累的酸痛,我却能在这深夜片刻的宁静中,感悟一天的所见所闻,沉静的思考,感受生命的厚重渊远。

辣,是一种奇妙的味道,舌尖的阵阵跳跃诉说着一种生命的活泼热烈。那国科大一行什么对我来说是辣的存在呢?是处处可见的“科学之精神,科学之思想”。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上,都能看到跳跃着的科学之火,不论是在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的教授院士,还是两弹一星纪念馆里的讲解员小姐姐,他们的眼里都闪耀着对科学的狂热。从前碰到的许多学长学姐都会和我抱怨他们大学所修科目的劳累,考试检测,烦不胜烦。但在这里没有,没有一位哥哥姐姐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悔意,展现的都是一心一意向着科学的执着。科学的研究,肯定苦于其他任何一门学科,但每一位科研者身上都有着那种“科学之精神,科学之思想”,使他们拥有一种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冲劲。

这种热辣是内心的科学之火,外化为沉静与细致,这两日参观了许多科研所,一些学生在其中做实验,我们一群小孩吵吵嚷嚷地在外面看他们,他们却无一动容,甚至都没有抬头。我想,这才是科学之态度。

从前,我没有科学梦,但如今,科学的种子已播撒在我心间。不论未来能否成为科学家,“科学之精神,科学之思想”将成为我一生的行囊,我会将其负于背上,行走于我的世界,品尝人生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