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母亲湖还您云梦泽的荣光

  • 湖南日报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
  • 创建于 2018-01-30
  • 196

  【嘉宾】

  省人大代表 邓丕德

  省政协委员 印遇龙

  【报告亮点】

  狠抓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整治五大专项行动。实施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加强湘资沅澧源头保护,深入推进黑臭水体整治、畜禽水产养殖污染治理、沟渠塘坝清淤、湿地功能修复全覆盖。

  【观点】

  洞庭湖,古称云梦泽。它接纳四水,吞吐长江,是养育三湘儿女的“母亲湖”。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人口不断集聚,洞庭湖常年积累的生态环境问题越来越凸显,已经成为全省环保问题最突出的地区之一。

  值得高兴的是,近些年来,湖南省、市、县各级在洞庭湖生态环境整治方面花了很多力气,取得了很大成效。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洞庭湖”的地方更多达11处。

  洞庭湖环境治理进展如何?还存在哪些痛点?3年整治行动计划,又将给洞庭湖带来怎样的明天?1月26日,两位代表委员做客“敏坚访谈室”,就此展开讨论。

  1、谈成效:欧美黑杨清理了,鸟儿陆续飞回来了

  洞庭湖区域236家造纸企业中的234家停产整治;核心保护区约8万亩欧美黑杨林清理完毕;湖区规模化畜禽养殖退养还净年度任务基本完成;湖区湿地候鸟种类逐年增加……

  近年来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湖南全面打响了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保卫战,目前已经初见成效,这让工作和生活在洞庭湖边的两位嘉宾感到很欣慰。

  邓丕德代表的家在西洞庭湖,这里被誉为“珍稀濒危特种基因库”和“候鸟天堂”。2013年,西洞庭湖被国务院批准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影响下,西洞庭湖正在悄然恢复昔日的容颜。

  “以我所在的汉寿县为例,我们目前已经砍伐了保护区核心区的5万亩黑杨。”邓丕德代表介绍说,此外,全县退养畜禽养殖场319户,依法解除了220份外租洲滩、湖泊等湿地资源合同;拆除了一批“两围”、“网箱”、“迷魂阵”网等,一系列修复工作正井然有序地开展。

  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委员说,近年来,洞庭湖的养殖产业逐步实现规模化,污染物实现集中处理,大量污染企业被关停。如今,洞庭湖的水更清了、鱼更多了、鸟儿也陆续回来了,而在湖区推广的现代科技农业,也给“鱼米之乡”带来了新的发展春天。比如他所在的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在桃源县推广种植的改良中药材——辣木,一年可以长三季,籽可以入药,茎叶可以喂养鸡和猪。食用辣木的禽畜可以少生病,大大降低了抗生素的使用频率,更符合现代都市群体的“口味”。

  2、谈痛点: 洞庭湖的问题看似在湖里,其实根源都在岸上

  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的成绩有目共睹,但在水资源、水生态、水安全等方面仍存在痛点和难点。

  “洞庭湖的问题看似在湖里,其实根源都在岸上。”印遇龙委员认为,目前来看,湖区的农业面源污染仍较严重,畜禽规模养殖粪污、天然水域水产养殖投饵投肥、过量使用的化肥农药等,都是“罪魁祸首”。此外,部分企业污染治理设施不配套、上游的环保处理能力较弱等,也都严重影响着洞庭湖的水质。

  “畜禽退养、拆除网围、捕捞秩序整治……对于靠水吃水的湖区老百姓而言,他们长期赖以生存的生活习惯被打破,却又暂时找不到新的稳定收入来源,很容易陷入新的贫困。”邓丕德代表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此外,黑杨砍伐后也有一系列后续工作。邓丕德代表举例说,目前汉寿县的5万多亩120多万株树已经砍伐完毕,但断枝残丫和树墩急需清理,缓冲区、实验区还有10万亩黑杨林需要在今年底全部退出。“这些黑杨砍伐后需要尽快完成生态修复,补种上新的生态林木。”邓丕德代表还提醒,黑杨砍伐之后,新栽种的本地幼苗短时期内无法发挥防浪护堤的屏障作用,这几年湖区的防汛压力会有所增加,需要提前防范。

  3、谈建议:长效机制要“长”到重回八百里浩浩汤汤

  近日,省政府发布《洞庭湖生态环境整治三年行动计划》,为洞庭湖环境保护开出了三年“路线图”。怎样让洞庭湖的明天更美好?两位嘉宾也积极献策。

  “对洞庭湖的治理工作,我们可以借鉴治理三江源保护区的宝贵经验,从国家重视、资金扶持、政策倾斜等方面来加大保护力度。”印遇龙还指出,行动计划中的不少内容都涉及到污染企业关停并转,应当借此机会建立一批零污染的高新技术产业,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建立湖区生态经济新秩序。他举例说,“我们在厦门试点了一家生猪养殖场,猪场是一座5层楼的小高楼,1、3、5层养猪,2、4层收集粪肥通过生物技术制成有机肥,已经实现了养殖场的零排放。”这种高效的有机养殖方式非常适合在洞庭湖区进行推广,但由于前期栏舍建设的投资成本较高,需要政府部门或社会资本给予引导和支持。

  邓丕德代表认为,首先要完善立法。要加快湿地地方立法进程,推进一区一法,进一步明确执法主体和执法权限,为湿地保护管理提供法律支撑。其次还要成立统一的管理机构。当前,洞庭湖分东、南、西三片区域,由岳阳、益阳、常德“分辖”治之,在治理力度、治理标准、管理模式上都不尽相同。建议进一步理顺洞庭湖生态保护管理机制,成立部门统一管理,迅速推进“湖长制”。

  “最为重要的是要建立长期有效的洞庭湖湿地保护修复机制。” 邓丕德代表说,这一囊括“管理统一、法律完善、资金保障”的长效机制,应该持续长到洞庭湖恢复“云梦泽”的荣光,恢复八百里浩浩汤汤,“那么我们的使命才算完成。”邓丕德代表对此满怀期待。

  (原载于《湖南日报》 2018年1月28日 第05版)

责任编辑: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