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词背后的印遇龙:我的工作就是和猪打交道

  • 【红网】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
  • 创建于 2019-11-05
  • 229

  他是中国最著名的“养猪倌”,为了把一碟放心肉放到老百姓的餐桌上,他穿梭于无数的猪圈猪栏,干着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从猪嘴巴到猪屁股这个饲料消化线路中,他执著地捕捉营养密码灵光的闪现。印遇龙院士常常说“我是个养猪的”,而在这个他痴迷的世界里,他常常能发现诗和远方。

印.jpg

印遇龙在做猪营养实验

  认识印遇龙的人,都称他为“养猪院士”。

  “我的工作就是和猪打交道。”1978年,22岁的印遇龙从湖南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后,与生猪养殖结缘。

  几十年来,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围绕“如何养好一头猪”进行了不断探索:一是让生猪健康生长,并且提高生长效率;二是让猪肉好吃又营养;三是推动生猪养殖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刚从事“养猪”工作时,可以说是非常艰难。没有猪笼自己做,没有猪崽自己抓。印遇龙从养猪、称重到打点猪饲料,全部亲自动手。几万公斤的饲料、猪粪猪尿全靠印遇龙与团队一起运送。

  为了研究猪的营养物质代谢情况,印遇龙和团队24小时都在和猪打交道。每天房子里除了猪的嚎叫声,就是团队成员来回赶猪的脚步声。

  猪粪臭味难闻,为了不影响他人的生活,每次采集到的猪粪要弄干,他们就把猪粪放在办公室里,关着窗子烘干。“一日三餐都叫别人送饭进来。”

  在这样的环境中,印遇龙和团队成员一起,率先对国内40多种单一猪饲料原料和18种混合日粮中回肠末端表观消化率进行了系统测定,在此基础上确定了生长猪有效氨基酸的需要量。这些研究成果被收入中国饲料数据库,在行业内广泛应用。“做科研首先要能吃苦,一定要深入实际,动手实干,坚持在一线。”

  “办事效率最重要。”随着印遇龙担负重任越来越多,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宝贵。每天的工作常常从清晨开始,甚至有时候凌晨三点,他会因为想到研究方法打电话给同事探讨而激动得睡不着觉。

  即便很忙碌,作为博士生导师,印遇龙现在每年仍带有十几名学生。他带领团队共发表SCI收录论文300多篇,被国际著名杂志引用了9000多次,入选汤森路透2014年和2015年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和中国引文桂冠。

  “自己养了几十年的猪,接下来的重点是教别人怎么养猪。”印遇龙表示,希望能把更多的经历和成果向全社会推广,传播好生态养殖、健康养殖的理念。”

                                   转载自“红网”

责任编辑:杨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