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病毒赛跑的国科大科研青年

  • 文/微生物所研究生部 图/王强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20-06-09
  • 2417

编者按:

  2020年6月5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抗疫科技攻关团队宣布其研发的新冠肺炎治疗性抗体进入临床试验。这标志着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药物成功进入人体临床评价阶段,这也是全球首个已经完成了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后,在健康人群中开展的新型肺炎治疗性抗体临床试验。从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到抗体药物最终使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成果的取得来之不易,未来依然任重道远。

  在这支攻关团队中,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生和导师一起并肩战斗,2015级直博生仵丽丽和2017级博士生史瑞就参与其中。今天,让我们走近他们的科研生活,感受疫情之下的紧张和忙碌。

 

  “我们是要找到一种具有高亲和力和中和效应的特异性抗体,利用这种抗体就可以研发出中和治疗抗体和快速现场抗原检测抗体,以提高新冠肺炎检测的效率,以及病患治愈率。”国科大2017级博士生史瑞在中科院微生物所抗疫科技攻关团队中承担新型冠状病毒的抗体筛选工作,从2020年1月26日就在导师严景华带领下全力参与抗疫攻坚。

  实验的过程十分枯燥。一次实验连续36个小时,中间不能有丝毫松懈。科学就是反复“试错”的研究过程。不眠不休,目不转睛,即使这样也不一定就有结果。

 

“时间紧迫,不能影响进度”

史瑞在鉴定中和抗体表达载体的阳性克隆

  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第一次出现,对它的研究是从零开始。使用传统方法筛选抗体几天下来收效甚微。史瑞只能自己摸索,连续3天“长”在实验室。史瑞清楚地记得,有一次预实验进行了14个小时,发现结果显示不出来。他赶紧停止实验,一步一步倒推,才最终找到错误的原因。没时间感慨,他立即排除错误,重新开始实验,“千万不能影响下一步的实验,时间紧迫!”

  史瑞结合文献和以往实验经验,及时调整了筛选方法,仅用了11天就筛选到了2株高中和活性抗体,顺利完成攻关任务。

  与病毒赛跑,一刻也不能停。与史瑞一样感觉到时间紧迫的还有国科大2015级直博生仵丽丽。仵丽丽以前也参与过实验室的攻关课题,但从未像新冠疫情这次,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与时间赛跑的压力和动力。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的中和抗体,实验的前期准备令人烧脑又心焦,仵丽丽经常半夜一两点还在设计引物,时间不能拖、更不能等,仵丽丽再三确认核对,因为她知道,“这一步如果出错,耽误的是后面所有的实验进度。”

  仵丽丽最难忘的是激光共聚焦显微镜观察细胞免疫荧光染色,为了不耽误实验进度,基本都是白天染色,通宵观察。令她有些郁闷的是Western Blot实验,一次次的制样,一次次的调整上样量,一次次得到预料之外的结果,让仵丽丽变得焦躁。每当想放弃却又抱有一丝希望,耐着性子再做一次,仵丽丽已经不记得因为做Western Blot而通宵多少次了。不过,最终,喜人的结果证明没有一份努力是白付出的。

 

“科研像马拉松,也像百米冲刺”

仵丽丽在制备蛋白

  谈起自己的科研工作,仵丽丽的目光平静而坚定。五年前的她也在迷茫,不清楚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不确定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但是,她很清楚,她是对病毒和细菌的致病机制充满着好奇和一探到底的渴望。

  一次偶然的机会,仵丽丽了解到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是专门从事病毒入侵宿主细胞研究工作的,于是她报考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研二开始,仵丽丽进入微生物所,参与到导师严景华研究员的课题组工作。从做实验的“小白”开始,养细胞、养小鼠、纯化蛋白、看着晶体长成……她在一次次看似重复的实验操作中不断学习、不断精进。她和实验室的小伙伴们大多数都是三点一线,宿舍、食堂、实验室,“科研就像一场马拉松,需要恒心与韧性,但有时候也像一场百米冲刺,争分夺秒,速度很重要。”

  而史瑞,则是高考那年遇非典,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生物制药专业的本硕连读。毕业之后,史瑞先后进入研究所和高校工作过,2017年进入微生物所攻读博士学位,“在研究所和高校,我从未离开过科研。科研就是要服务更多的人,教书让我对科研理论的理解更深更透。要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且坚持下去,努力做到最好。”3年的博士学习生活,史瑞坚持每周最多只休息一天,他反复推敲实验哪里能提升、哪里能改进,他给自己加压,看文献、打磨实验方案。史瑞坦言,“有时候压力确实很大,做科研其实大部分时间是枯燥的,也经常会遇到失败,必须耐得起寂寞,坐得住冷板凳。”

 

“用事实说话”

 

 

 

 

 

 

严景华老师带领学生们科研攻关

  在微生物所做科研,史瑞感受最深的是严谨和真实。“科研工作者在展示自己的科研成果时,不浮夸,都是用事实说话。”史瑞说,“对我影响最大、帮助最多的是导师严景华,她对我充分信任,重要科研项目放心交给我;关键的时刻总能帮我‘拨开云雾见青天’。她一直教育我要‘顶天立地’。”严景华所说的“顶天”,就是围绕国际学术前沿,做高水平的前瞻性科学研究;“立地”则是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研究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关键技术。做真正“顶天”又能“立地”的科研,就必须做从基础到应用的贯通式研究。

  在新冠病毒这场“顶天立地”的抗疫攻坚战中,有很多像史瑞、仵丽丽这样的研究生,他们和导师一起并肩战斗在科研一线。不停受挫、不停试错、坚忍执着地一步步探索。终于,科研有了新的突破——新冠肺炎治疗性抗体进入临床试验。史瑞和仵丽丽也将阶段性研究成果,分别发表在了Nature和Cell期刊中。

  有人说这是幸运,在史瑞看来,只有日常注重“输入”,关键时刻才能有“输出”。在平常将每一次的实验都做到事无巨细,才能确保关键时刻实验高效无错漏。仵丽丽认为,这只是她与病毒的初次实战交手,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多的挑战在等着她。

 

 

责任编辑:余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