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Ser访学随笔:牛津爱情三部曲

  • 文/图 韦祎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19-04-23
  • 1334

编者按:

  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自2014年招收本科生以来,致力于培养和造就追求科学梦想、献身科学事业、立志科学报国的未来科技领军人才。国科大本科教育实行“三段式”培养,每个本科生在第三阶段(大三下学期或大四上学期)都有机会到境外高水平大学或科研机构学习研修一学期,开阔国际视野,培养跨文化交流能力。截至2018年12月,国科大已与17所境外知名高校签订了境外交流学习合作协议,2018年有136名本科生赴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牛津大学、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开展学习研修。

初识

  St Edmund Hall,昵称Teddy Hall,七百年风霜落过的小院。穿过不长的门洞,一袭不大的草地被典雅古肃的小楼围拥着,配上黄砖黛瓦铺就的檐宇和漆着岁月雕痕的木板,时光一下子静了下来。一想到要在如此幽美的环境里求学,激动的内心瞬间被幸福感溢满。

Teddy Hall

  小院的另一侧是藤蔓漫过葱翠草地的墓碑林,松鼠在丛中嬉戏,娇羞的小兰花则含笑相顾。我清晰地记得这儿的一切:镌刻着历史的石板路,纪念逝者的长椅,溢满书香的教堂,明敞的彩色琉璃大窗,高悬在墙角的骷髅头,盘旋而上的小楼阁和那份独属的静谧与安逸。

墓碑林

  英式学校里,每日早中晚宴都是社交的一部分。我们在牛津的朋友圈,是在Wolfson Hall餐厅里渐渐拓展的,熟识了来自国内外各地的华人学子们。整齐排列的长桌配以同样厚实的木椅,角落处安放的钢琴旁是一面挂满了风格各异的人物彩照,屋顶悬挂着会在不经意间变幻明暗光色而引得众人“唏嘘”的吊灯。

Wolfson Hall餐厅

  传闻这里是全牛津学院中最好吃的餐厅,品尝过之后,确实如此。平日里的三餐就足以使人餍足,每周两顿的正式晚宴更是惊艳四座,精致的菜肴和红酒真真让人欲罢不能。

相爱

牛津数学系

  牛津数学系的大楼是以证明费马大定理而闻名于世且仍健在的Andrew Wiles来命名的。这栋用玻璃外墙,活动百叶窗镶嵌其中的淡黄色现代建筑与周围略带古朴的建筑风格相得益彰。

Andrew Wiles大楼

  Andrew Wiles楼内大厅规则地摆放着可供人们吃饭、喝咖啡、聊天的桌椅,日常会有免费提供的西式小食和丰富多彩的学生活动。摩登偌大的学术讲厅中央悬挂着三大块可上下拉动的白板,小巧精致的学生教室也舒心得怡人忘我。教授能与学生们在这里探讨数学问题,实在是学生一大福祉。

学术讲厅

 

课堂

  牛津的课表几乎是朝九晚五的设定,每节正课时长一个小时,连续两节课的课间没有间歇。这就意味着教授们要尽可能简洁、清晰、快速地把课堂内容讲完,且学生们需要快速离场赶往下一节正课。

  两个学期内,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代数数论》Minhyong Kim教授。作为牛津数论界的灵魂人物之一,他的授课风格也是诙谐幽默,张弛有度,逻辑清晰,和学生互动也恰到好处。他自上第一节开始,就玩笑着说,数学是一门没有任何用处的学问,《代数数论》尤甚,所以大家可以试着以寻找其应用方向作为学习这门课的指南。

  就我而言,选修了六门课,《表示论》《拓扑与群》《Galois理论》《交换代数》《代数数论》,《代数曲线》。幸运的是,我还能自由旁听硕士课程,牛津硕士课程很丰富,我在牛津听过的硕士课程有《代数几何》《解析数论》《Lie代数》《代数拓扑》《半单Lie代数的表示》《Lie群》《概型介绍》《椭圆曲线》等等纯数学工作者几乎必须掌握的数学基础。在旁听硕士课程的过程中,常有机会可以和同学们一同讨论课堂内容、习题和交流申请学校的经验,帮助自己一点点拓展在牛津的学术圈。

  牛津数学系有定期组织本科生讨论班做展示,多是能力突出者向其他同学介绍自身领域的专长。在短短二十分钟内,报告者需要清晰地讲述思路,有涉及代数几何背景的组合数学,有讨论高等量子力学的数学背景,也有介绍同调代数里如Kan extension等的重要概念。在台下听同龄人在台下龙飞凤舞地做展示,内心感触颇深。

图书馆

  牛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之一的是遍及全城的图书馆,每座图书馆都像肩负了一段深沉而开阔的历史,精致的书橱被五色新旧的书籍所妆点,充裕而舒适的自习座椅被温柔的灯光照亮,让人流连其中而不知倦意。海量图书收藏搭配完备的线上图书查询系统,让人在查找图书时有不错的体验。



Teddy Hall图书馆

  我最常光顾的自然是Teddy Hall图书馆,每次与图书馆内工作人员含笑的异国寒暄,24小时全天开放以及冬日里供应的免费毛毯最是让人感到舒心和温暖。若是一不小心待久遗忘了时间,出门看到被昏黄宿灯掩映的青铜雕像,会别有一番趣味。

  走过Teddy Hall门前历史悠久的皇后街,通向游客聚集的叹息桥,迎面则是享有盛名的图书馆三连。这里是哈利波特的霍格沃茨,这里也是我们求学的圣地天堂。

街市

  我走过伦敦高楼林立的现代街区,走过巴黎时尚奢靡的香榭丽舍大街,也走过阿姆斯特丹华灯映彩的运河街岸。但让我真正难以忘怀的,是牛津城里意蕴无穷的街市。

街市

  或宽或窄的小巷,温馨精致的店铺,总让人产生置身于希腊度假小镇的幻觉。我记得超市里堆满货架的早晨,记得咖啡店里读文献的午后,记得和同伴穿梭在书店里瞠目傻笑的傍晚,记得荡漾在这些街市里传向远方的隆隆的钟声。

  但最可爱的还是街上的人们。人行的石板路上,随处可见短衣跑步的酷男酷女,衣冠楚楚、衣香鬓影的靓男靓女和手持公文包、头戴礼帽、行步果断深沉的学圈绅士。这一幅幅街景人画,是牛津这座城市最动人的气韵所在了。

寝室

  独享一人份的寝室:一方平淡的桌椅,一张尺寸合适的小床,墙上挂着镶金色木框的油画,窗外即可瞥见斜照的夕阳。因为随身带了笔墨纸砚,闲暇时便在屋里小练几笔,放着轻幽的音乐,享受着这无人打扰,独处的心静时刻。

  一同来牛津Teddy Hall访学的国际生几乎都住在一起,在享受独居生活的同时,也可以体验左右串门、在公共厨房里一起做菜的乐趣。彼此间的情谊也在一点一滴的生活碎片里慢慢地累积成温暖的颜色。



韦祎

追忆

年夜饭

  在异国他乡,能遇到讲汉语的兄弟姐妹会感到格外亲切。记得除夕那日下午,和小伙伴们一起包了两百多个各色形态的饺子,羊肉白菜,牛肉芹菜,香菇蟹肉等等,还做了羊肉串,牛肉串,清蒸鲈鱼。寒冷的夜里,一群华人火热的心聚在一起互暖着,而在这热腾腾的蒸汽之外,最温暖的莫过于原本生活中的陌客渐渐沉淀在彼此生命交织的岁月里。

新年舞会

  受到同伴的邀请参加了大年初五的新年舞会,说是舞会,却没有想象中的舞蹈盛会,都只是些西装革履的帅俊青年和旗袍贴身的漂亮姑娘们,在一个个有趣的摊位前流连驻足。

  于是自然地,认识了许多中国留学生们,这个群体到哪都是一股特别的力量啊。看着古琴抚奏,舞狮表演等等颇具中华韵味的节目,心里泛起的共鸣和感动溢于言表。

  《牛津爱情三部曲》中浮动的每一个瞬间,都会想起我亲爱的母校国科大,让UCASer有机会在海外名校交流学习。我不会忘记那个明媚的午后,在一片落满坚硬果皮的草地上,与两位数学人席地而坐的读书会;那个溢满奶香的咖啡小店,和同伴一起在喧闹声中时而静心看书,时而侃侃长谈的时刻;那一片泰晤士河畔不小的草原,晚霞凄迷地挂在天上,情绪几近崩溃时友人静默的倾听;那个萧瑟的细细夜雨,被滞留在阿姆斯特丹机场的长夜,那条教堂背后寂寥的长椅,和朋友畅聊人生际遇和互诉故事的真情。这些一定会成为我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我在这短短的半年里收获到的真挚友情的珍贵印证。

  太多的体验,太多的回忆,这半年来人文的颐养、学理的熏陶和友情的陪伴,我所能回馈的是,一份牛津DPhil的录取offer和几笺深深浅浅的文字回忆录。

 

责任编辑:余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