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无岁月可回头

  • sweet甜 (武汉分院)
  • 创建于 2020-04-16
  • 3348

  2016年的元旦,我们一群人顶着寒风,去长沙橘子洲头看了烟花,然后在热闹的解放西等了一个多小时的位置,只为了一起用歌声迎接新元年的到来。当跨年钟声响起,我们举起手中的易拉罐,在拥挤的大厅里相互道了新年快乐,然后在那个KTV唱了整夜的歌。当晚,上海外滩发生踩踏事故,我突然想起青涩年少时喜欢的男孩子正好在上海读书,凌晨一点的微博私信里,那句一切都好静静的闪烁在手机屏幕上,在新年的第一天竟然有点让人欣慰。湘江边的大桥上总是人很多,来来往往的人流如同大海,向相反的两个地方涌去。每个人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是那么重要,我也如同水滴,跌落在人海中。潮湿阴寒的冬天,让我想起了我在北方的家。

  在那座北方的小城里,春天有轻薄的衣衫,秋日有雨水的微凉,人们说话的口音中,有着北风卷起黄土的味道。七年前我带着这股味道,独自辗转一千多公里来到了南方,在汹涌的人潮中,成为一只飞往南北的鸟。

1

  南方每一个起风的夜里,我都会想念育才的教学楼。我曾经整晚整晚的翘掉晚自习,和朋友坐在教学楼下的操场上,一边躲过老师的检查,一边望着街边的霓虹灯,把彼此的理想倾倒一万丈,如同所有的少年一样,我们不惧岁月的长。高三那年我坐在讲台边上整日发梦,梦里全是一片草原白茫茫。那时,我以为美好的承诺真的会像说的那样在毕业的时候有所归属,五楼的窗台边上有高中生之间的爱恨情仇,还有我们讨论过关于未来的无数种可能。我曾幻想过流浪、远行、成为诗人,带着吉他和狗,以梦为马,仗剑走天涯。

  高中毕业的那晚,第一次出去通宵唱歌,第一次尝啤酒的味道,第一次喝的半醉半醒,然后在睡眼朦胧中与我的高中三年道了别。生活从来不会勉强你,当然它也从来没有放过我。复读的日子变得异常艰辛,人与人的智商有时真的是会有差异,哪怕再努力,想要的依旧还是够不到,做完试卷上了大学,成为千万正常人中的一个。这一年我十八岁,始终记得那种独自一个人在家熬夜到两三点五点多又起来的困顿,那些模拟考考的稀巴烂之后奋发图强的日子,还有每一个提起梦想就两眼发光却又难眠的夜晚,这些东西是钢筋水泥,狠狠的扎进我的生命里,建成了一座座万丈高楼,无论我飞去多远的地方,它都提醒我说:这里才是你的根,这里有你最初的模样。

2

  刚上大学,我走路的速度还不是很快,常常会停下来看看灰黑色的天空。这里的人们把长沙叫做“星城”,可我却很少能在空旷的田径场上看见星星。大抵是因为这座城市总是慷慨的亮着整晚的灯,霓虹灯的颜色比年少时见到的还要光怪陆离,灯光透过长沙城里永久散不去的雾霭,把夜晚照的虚幻迷离。

  我要找很久才能看到那些孤独的星,有时看到一颗很亮的,激动过后才发现那只是一盏忽明忽暗随风飘摇的孔明灯。后面,日子忽然就开始变快,我和许多人一样,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大学生活。我融入人群,参加各种社团,我与每一个见到的人热情的打招呼,以此来摆脱孤独。

  直到我发现,每个人的心底都是小小的窗扉紧掩。于是我不再装模作样的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真正的开始了我独自的生活。在无处落脚的人海里,我开始学着成为陆地,变成具体。拍毕业照的那天下午,我们穿着宽大的学士服跑在校园里的每个角落里,迎着初夏的落日余晖和学弟学妹们羡慕的眼光,走在芷兰宿舍的那条路上,满眼望去,全是我十八岁时的模样。

  慕名而来农大看油菜花和枫叶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情人坡上也总是坐着三三两两的小情侣们卿卿我我。图书馆是我在快毕业的时候才迷恋上的,因为楼道里新添了饮水机,五楼关东煮的味道真的不错,我总是在疲倦的时候上去溜达溜达顺带解解馋。每到考研的时候,每张桌子上都摆满了书,我虽然没有经历那个过程,但是在最后一门考试结束时,我看到楼道里的人,有默默收拾自己书籍的,也有彼此祝福的,仿佛从此一别,就是山高水远。离校的那天晚上,我在金岸的楼下站了很久。我知道那间寝室不久之后会再次亮起来,也知道人生代代无穷已,我们的身影很快就会隐没在汹涌红尘中。

  多谢离别,让我们知道了彼此珍重。

3

  离家多远的游子,不管何时都会想念家乡的味道。作为一个典型的北方人,在刚到长沙时,我完全不习惯大清早就吃一碗辣椒炒肉作为码子的米粉,倔强的吃着我的包子豆浆和油条,生活依旧不紧不慢,毫无影响。那时,我和大学玩得最好的异性朋友有着空间互相留言闲侃的习惯,他说着自己喜欢的球星,我聊着闲碎的日常,后来一个假期,我看到他写给自己很多消极的话,不久之后就关闭了空间。开学很久,我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发出去的消息也是石沉大海,他却在班级群里调侃自己在越南相亲。三个月之后,他回来了,消瘦的颧骨仿佛诉说着什么,他告诉我们自己得了胃病,吃不下东西,可我总想到那些刺眼的字眼觉得不仅如此,他写给自己:人生是美好与热望吗?

  时间很快,转眼大家就在为毕业各做打算,闲聊的时候我问他,你怎么不考研了,他抬头看看我,说不想考了。沉默了很久后,他又说,就像你想的那样,我得病了,是白血病。可能积压了太久,他说完便离开了座位。仿佛整个世界都轰塌了,在那么一两分钟,我看到旁边的人嘴巴在动,却听不到他们讲话,轰鸣声在耳边响起,苍白的语言显得多么无济于事,我默默的追了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讲出来。昏暗的道路上,他走在右边,我的胃里翻江倒海,脑海里的想法全是我要失去我身边的这位朋友了。从此,我开始每天折一只千纸鹤,上面写上祈愿的话。在他喊我吃早饭的时候,我不再懒得起床,而是去陪他吃碗细刚的米粉。我重新拿起之前他借给我的书,也重新认认真真的过每一天。

  毕业的时候,他告诉我,病情有所缓解,不会威胁生命了。我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继续拥有这位朋友了。毕业赠言的那里,我写给他:人生是美好与热望。走过平湖烟雨,跨过岁月山河,那些历经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一定会更加生动而干净。

  三毛有首诗: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果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如果有来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为永恒。愿我走在找寻自我的南北路上,山野浓雾都有路灯,风雨漂泊都有归舟。

  愿你我都再无岁月可回头。

 

责任编辑:余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