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千古!怀念先生:一生育人的典范——杨焱

  • 离退休管理办公室 (离退休管理办公室)
  • 创建于 2020-07-14
  • 126

  怀念先生:一生育人的典范

  我是童先生培养的22名博士生之一,这是一份骄傲,也是值得一辈子珍惜的名分。因为目前身在美国,无法回来送别恩师,十分遗憾!另因疫情缘故,也有许多学生,甚至包括先生的儿子也无法来向先生作最后告别,这实在是人生的遗憾。5月份听说先生身体有恙,十分挂念,却无法见面,没想到前年底在医院的探望如今成了永别(当时先生只是有一点小恙,还笑言自己“短期内不会死,因为没有发现致命因素”,还让大家告诉他各方面的新闻)。然而最近几天在想,先生向来低调,选择了这个时候(全球大流行期间,保持社交距离成了常态)离开,或许是天意为之,有几分符合先生平时的处世之道。虽然不能肉身前往告别,我们的精神仍然可以再次靠近,这也是先生所言:我们所求的只是一个“精神世界”。所以,当八宝山告别厅只有十数人参加的庄重的告别会举行之时,我所见到的美丽的彩虹,正像是先生的美德与精神,与我的心灵得到了感应。

  得知先生走的安详,走之前得到了好的照顾,让我们做学生的有所宽慰。在此暂且代表学生们感谢在先生最后时光中照顾他的人们,护工刘师傅以及家中帮助晋老师料理家务的阿姨。

  先生用一生写就的道德文章,是学生们为人为学的楷模,可为书写的有太多太多。作为先生的学生,或许并不能及时体会到“没有这样的导师”的学生的福气,按先生的话,这是因为“事物因比较而存在”吧,我也是因夫人的提醒才意识到。她有一次到中关村听了先生专门为开展科研期间的研究生开的讲座,为准备讲座,当时余永亮老师跟我还帮助提供了一些最新的材料,修饰了讲稿片子。当时她正处于科研“迷茫停滞期”,然而万万没想到听了先生一席讲座,认真总结之后,竟然能很快从困境中走了出来,这成了她博士生期间取得成果的最关键转折。我至今仍难以确切地明白先生的神奇力量,然而我相信我夫人所言非虚,先生的讲座中讲到的科研方法论,是先生长期在科研一线工作和育人的经验的提炼,切实地帮助了一个素昧平生、求知若渴的学生。这有点像很多励志故事和名人传记中的桥段,却正是先生为人师者的巨大影响力的冰山一角。 具体到我本人的博士生科研训练历程,不仅在专业方面,在做人、做事方面先生培养所花的心血,我可能并不能完全体会,但先生对我的一点一滴的教诲和“敲打”,现在想来也都不是随随便便的。对于我的培养方面,有太多可以去梳理和回忆的。这里只举例一二。先生在我入学第一天就发现我的口语表达有问题——说话说半句话,于是要求我要争取每一句话要说完整的话。在我的弱项语言表达方面,平时花了许多功夫来帮助我,最后的博士答辩被他评价是达到了最好的水平,先生满意的评价对我而言是十分来之不易的。先生对博士生培养标准的把握,充分体现了他的“三严”作风,我们每个学生都一定不止一次听过他的这两样要求:国家教育部学位条例要求的解读,“有三章新东西”。

  先生在60多年的岗位上,实际上培养了难以计数的学生——从哈工大时期的理论力学大课堂;到奉钱学森先生之命为北京玉泉路的科大58级“5年+半年”的工程数学特殊补课;再到编写、讲授《气体动力学》、《涡运动理论》——所有的传说都是,“听童先生的课是享受”;作为生之也晚的我们只听过先生的报告、在研讨会的发言和为小组学生进行基本概念的讲解,每次都是那么清楚明晰、高屋建瓴,甚至外行人也能听懂,这实在是大师的风范。我想这也是先生对科学和科学思维的爱好所致,他是对教学法有深入研究的,从25岁起在哈工大读研究生期间就担任了教研室主任,这是他的天赋才华(当然离不开勤奋)。在对研究生的训练中,我们每一个学生的研究路线设计、写作文稿、研究进展讨论,几乎每一样事情,都没有离开过先生的指导,而他的22位博士生,有12位是在他70岁(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之后才招收和指导毕业的,其事必躬亲的态度和工作量不是现今有的博导可以相比的。于他,这不是特别值得一提的,甚至说自己培养的学生“不算多”,似乎是自己能力有限,而这只是因他向来秉持的是“取法乎上”的标准。

  对于先生在科研事业和为国服务方面的成就,已有许多前辈去追忆。作为晚辈的我们希望能更加努力,并从先生的教导和道德文章中得到灵感和力量;愿先生在天之灵继续指引我们去生活和工作,将他的精神力量传达给后人,或许这就是精神永生的一个方面吧。

  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我们,更能体会先生一辈子的爱人,一直陪伴在先生身边、一同经历了无数风浪的晋老师此时的悲伤。愿晋老师,节哀、身心早日恢复。先生这一生,功德圆满,了无遗憾,军功章里,有晋老师的一半!

 

童先生的博士生:杨焱

责任编辑:高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