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今日那些人,雁栖湖畔有他们的留念

  • 文/马赫 图/林双 马赫 刘朝阳 薛瑞凯 朱迪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19-10-18
  • 1449

  何骁一个人坐在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的实验室里,白天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夜晚还未降临。何骁扭头瞥向窗外,中关村高楼大厦林立,已经下班的人们匆匆行于街上,落日被现代建筑层层遮挡,一时间,他脑海中闪现出去年自己刚刚踏入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时的场景,“大家好,我是2018级化学科学学院直博生何骁,我的培养单位是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他温润自然又底气十足地介绍自己。雁栖湖校区依偎在群山脚下,刚加入学生会的何骁和同学们坐在操场上闲聊,落日归山映出天边一片火红晚霞。

校园时代的最后一年

  国科大的红砖墙是何骁最喜欢的取景地点,砖红色是经过上千度炉火千锤百炼而成的颜色,由风化的硅酸盐质岩石烧结沉淀而成,他喜欢“千锤百炼后沉淀下来”的自己,温柔帅气的他偶尔会在空闲时间出现在砖红色的画面里,做摄影师们的模特。

  更多的时间,他把自己分成两个部分,一位科研单位的博士生和一位化学科学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兼405班班长。他要求自己在认真上好每一节课的同时办好每一次活动,完成课后作业后组织大家出游,他有条不紊地安排学习和生活,同时又带着最饱满的自己投入学生工作。

  “这是我学生时代的最后一年,我想多做些事。”何骁说。

何骁

  这一年是传统意义上的类似于本科阶段的最后一年,也是硕博阶段的开始,是国科大学子研究生涯的第一年。在繁忙的学习和科研生活之余,2018级化学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李征洲将这一年大部分课余时间都投入到文艺活动中,不但筹办并参与各种晚会、比赛,他还和同样爱音乐的伙伴们组建了反射弧乐队并担任乐队主唱,创作、编曲、排练与磨合,跨年盛典上,反射弧乐队将许多经典作品和乐队的几首原创作品搬上舞台,瞬间燃爆全场。

  “乐队的生活组成了我独特的雁栖记忆。”

  回到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之后,李征洲的心情与其挚友江凯斌同学在即将离开雁栖时描述得一样:“在来雁栖湖之前,一年分四季,一年时间很长;来到雁栖湖之后,一年分两季,遇见和告别。我们在秋天和冬天,开始遇见,又在春天和夏天开始告别。我离开雁栖湖之后,让我魂牵梦绕的依旧是这里的故事。”

李征洲

  校园里的柏油路上只剩下零星几个行人,UCAS飞跃滑板社社长刘南宏带领着社团的小伙伴夜滑国科大,一人脚下一块板,从人们身边呼啸而过。他们环雁栖湖,滑怀柔城区,在万圣节前夜刷爆校园,单板征服怀柔滑雪场,激昂的青春和无处安放的活力在滑板上彻底迸发出来,身为国科大2018级工程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刘南宏觉得,“这里有浓厚的校园氛围,有社团组织,有各种各样的丰富活动。从这里开始的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充满希望。”

  日后刘南宏回到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说起这些还激动得如同昨日刚刚经历过,“这些回忆可贵,我一生难忘。”

刘南宏

  “校园里的学生组织不同于以后的工作岗位,所有的‘领导’和‘职员’都是有温度的,上传下达,任务分配,大家都是铆足了力气一起干。”但是何骁加入学生会的更重要的理由是“这里有很多才华横溢、认真负责的小伙伴,见贤思齐”,他想“遇到更好的自己”。

  晚霞褪去,喝掉一大罐热水,看完一篇文献,何骁透过宿舍的窗望着雁栖湖上空满天繁星喃喃自语,“可能就是想在这为大家多做些事吧。”

 

热爱与坚持

  “能在学习之余有一个自己喜欢且可以一直坚持的爱好是绝棒的事。”2018级生命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张甜和一群同样热忱的小伙伴一起为了舞蹈起早贪黑,周末清晨赶校车去玉泉路排舞,傍晚坐最后一班校车回来,加入鸿雁舞蹈团以来,这便是张甜的日常。

  与张甜同级同学院的硕士研究生贺忠权在每个周末“护送”张甜去排练,当然,若是赶上有球赛,他就只能送张甜到校车候车点,之后便要迅速赶往训练场。零下7摄氏度的北京,贺忠权大汗淋漓,从班级赛打到校级赛,小组赛八强到四强再到冠亚争夺,贺忠权视篮球为生活的一部分,他热爱运动,也因这份热爱而从不失掉对生活的信心,回到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后,连续两个多月深入贵州山区进行植被调查的他依然满满斗志,他觉得“热爱什么都是一样”,他认真拼过每一场比赛,也用心对待每一次科研。

  张甜希望自己把生活过得充实且多姿多彩,但她也未曾忘记“学习永远是主业”。在国科大时,她趁着课程和练舞之余拼命抽时间看文献;回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后,她趁着看文献和做实验之余翩翩于大漠,一袭白裙,一席秋风,一个张甜,一支舞。

  “路漫漫其修远兮,研究生阶段是一个开始。”张甜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切莫玩物丧志,在自己的领域上作出成就才是更为紧要的事。”

  远隔千里,贺忠权收到张甜给自己发送过来的跳舞视频,短短十几秒钟的视频他反复看了好几遍,他说,“甜甜在祖国的西北,我在东南,知道她每天也在为理想而奋斗,我每天干活儿就更有劲儿了!”

张甜

贺忠权

  通常雁栖湖周日的校车是最难预约的,除了“进城”访友的学生和赶去练舞的鸿雁舞蹈团成员,民族管弦乐团的乐手们也屏气凝神紧盯着校车放票系统。琵琶清脆,提琴悠扬,每个周日在中关村校区排练厅共赴音乐之旅,这是每一位民族管弦乐手在每周平淡的学习生活中,最不平淡的一天。这一天,民族管弦乐团筝声部长许元杰早早起了床,呼吸了清晨国科大第一口新鲜空气,神清气爽地上了校车。

  许元杰是2018级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培养单位是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为“科技报国”而读书,她来到“离科学最近的地方”,“但不能一味追求创新而忘记传承”,她立志“把中华传统文化发扬到底”。

许元杰

 

我爱你,简单又赤诚

  雁栖的跨年夜里,大家在图书馆前广场上一起大声倒数,“10,9,8,7……3,2,1”,零点刚到,每个人都向周围的人互道“新年快乐”,那一刻顾小雨心想,在茫茫人海中能够相识、相逢、相遇,并互道新年快乐是多么神奇而又珍贵的情感联系啊!

  国科大2018级地球与行星科学学院硕士委培生顾小雨的培养单位并不是中国科学院某个研究所,一年雁栖生活结束后,顾小雨回到了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她一直强调自己“永远是国科大的学生”,她喜欢国科大给予她的那些简单又赤诚的时刻,离开雁栖湖后,她开始期待每一个新年都有朋友向她高呼“新年快乐”,“希望那时候我们还能互相拥抱,展望新路。”

顾小雨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仪器与物理研究所的单博闻和金研与朋友一起走在长春街头,他俩去年这个时候还是国科大2018级光电学院的新生,聊起在雁栖湖的时光,两人想起的都是自己那一年遇到的那个心爱的姑娘。

  “遇见她是在冬日温暖的咖啡厅,她一进门身上尽是外面的寒气,她摘下满是哈气的眼镜,不好意思地笑笑。满桌的人都在聊天,她却安安静静地看老师的课件。”说到这,金研也不好意思了,“她完全不受周围人影响,那专注的样子特别好看。”

  单博闻也笑了,“我俩也是在咖啡厅认识的,一起打牌、狼人杀、玩剧本,后来跟你们一起聚餐、唱歌、轰趴,大家就都熟悉起来了。在国科大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结交五湖四海的人。”说到这,单博闻顿了顿,“再带上心爱的人出去逛逛。”

  2019级新生来到雁栖湖,走师兄师姐们走过的路,看师兄师姐们看过的风景,结识与师兄师姐们同样有趣的人。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单博闻独自坐在实验室里喝着咖啡,眼中飘过那些只属于国科大的记忆,此时的他想告诉新来的同学:珍惜时光,珍惜身边的人。

  认识那姑娘以后,金研变了。他不再是从前那个沉默寡言、随遇而安的金研,而是开始逐渐成长为一个有勇气、有担当的人。生活就是这样,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一个人,发生一件事,你的人生就从此变得与以往大不相同。

  “我觉得我小时候比别人更聪明一点,所以取得成绩更轻松一些,现在我想更努力一点,哪怕未来会很辛苦,我也不怕。我会读博,留在科研单位,我想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也想给她更好的生活。”在雁栖湖沉睡的夜里,与女孩互道“晚安”过后,金研守着电脑继续看文献。

 单博闻(左)与好友

 金研

 

你是你自己

  2018级生命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赵锶琪走进国科大校园的那一刻,就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探索之旅,“世界很大,人生很长,未知很多,我希望我活出自己,别去过别人的生活”这个观点在她没来到国科大之前就已经根植在她的内心,来到国科大以后,世界变得更大,未知变得更多,但她还是想“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大探险家”赵锶琪说:“国科大给了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学习环境和生活空间,我们要借此机会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继续锻炼、求知、质疑、探索、思考、创新,将追求真理、坚守真理铭记在心,在追求梦想的路上继续前进,做一个勇于创新、敢于拼搏的未来人和世界人。”

 

赵锶琪

  坐了两个半小时校车终于从玉泉路来到雁栖湖的2018级材料与光电学院硕士研究生黄超驰刚想抱怨校区偏远,却立即被依山傍水的自然风景深深吸引,“真是个静心的好地方!”

  周末去图书馆看书,晚饭后和同学去湖边散步,冬天滑雪,夏天爬山……“这里的人虽然有不同的专业、不同的性格,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和坚持。”黄超驰喜欢在雁栖湖遇见的人们,她也喜欢不被世俗的洪流席卷,约上一两好友安安静静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黄超驰几乎每天都待在图书馆里,从小喜爱读书的她忍不住赞叹,“国科大的图书馆很大,资源很多”,雅思和期末撞在一起的时候,她依然自在从容。

  她唯独不敢想象离别。可当她真正离开雁栖湖回到青海,一切科研生活步入正轨,她却觉得“那一张张朝夕相处的笑脸仿佛还在身边”。

  睡前她给在北京的朋友发送她在中国科学院青海盐湖研究所的照片,“盐湖太美了!以后你有空的话,一定要来青海找我啊!”接着,黄超驰又给朋友发了一句,“好好科研,我们都要成为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一起加油!”

 

黄超驰

  赵锶琪此时也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办公室回到了学生公寓,简单洗漱后爬上了床。

  “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赵锶琪想起儿时那个“想做科学家”的自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本文转载自《国科大》杂志2019年第4期 原标题《那年今日》

责任编辑:杨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