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解海龙为本科生讲述纪实摄影背后的故事

  • 文/金梓涵 陈隽涵 图/赵元浩 (本科部)
  • 创建于 2019-10-21
  • 676

  “解海龙的一生,是黑白的一生、光与影的一生。”摄影家解海龙用这样一句话开场介绍自己,引得在座同学忍俊不禁。10月16日晚,《纪实摄影的社会实践—大眼睛背后的故事》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玉泉路校区开讲,据悉,本场报告是国科大“我和我的祖国”爱国主义主题教育活动系列报告之一。

  解海龙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并不十分熟悉,但提起希望工程那张“大眼睛”照片,几乎无人不晓,解海龙就是这幅标志性图片的作者。而“大眼睛”这张照片是解海龙数万张“纪实摄影”作品中的一张,“大眼睛”苏明娟也只是中国百万名受助于希望工程的贫困儿童之一。解海龙常年背着相机穿行在大山里,将镜头对准贫困小学和在辍学边缘徘徊的贫困儿童,每张照片的背后都有一段段直抵人心的故事。

大眼睛女孩(解海龙 摄)

 

与祖国同成长摄影梦

  用解海龙的话说,他是“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回忆过去,他与同学们分享了当兵的经历,练基本功,正步一分钟得踢一百一十六下,讲到这儿,他还当场敬了一个军礼。后来,他在工厂“一干就是十三年”,“车钳铣刨,蒸炸煮烙。带头鼓掌。吹拉弹唱,打球照相。”谈起担任工会干部的那段日子,他欣慰地说:“我们做的都是贴人心的工作。”

解海龙讲述《纪实摄影的社会实践—大眼睛背后的故事》

  伴随着新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发展,解海龙的梦想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当中国开始拍电影了,他想做售票员有免费观看的福利;中国有自行车了,他羡慕邮递员有一辆;中国开始开采石油,他希望能像那些人一样到祖国各地、到边疆,勘探油田。

  “那什么时候开始摄影的呢?”到三十而立之年,谢海龙走上了摄影道路。初学摄影时,他曾因没钱买相机而苦恼,第一台相机87.5元,来自“献血”补助,没有老师教,他就自学,“我白天晚上地琢磨,喜欢一件事情不容易。”喜欢就是最原始的梦想动力。

   “一路走来,有很多困难,但我们要永远有一颗爱国之心,坚持心中梦想。”

 

脚下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有多少真情

  “思考,走出去,拍了,洗出来,投出去”,解海龙用镜头记录中国的发展变化。在1984年也正是35年前的十一国庆时,他荣获了三个一等奖。当他拿着自己满意的作品找到专业摄影老师点评时,老师的一番话让他牢记于心,“好的作品必须要有情感,扎根人民群众,反映他们的酸甜苦辣真实生活。” 摄影师究竟是做什么的?拿起相机那一刻究竟是要记录什么?在这些思考中,他开始真正走向中国的深处,走入纪实摄影。

  中国有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文盲?中国有多少省、市、县、贫困县?解海龙买来地图,贴在墙上。时刻提醒自己关注贫困地区,他用脚步丈量中国的地市,山川,河流。

  解海龙对中国、对贫困山区、对贫困山区的贫困中小学的了解让在场同学们惊讶。“谁知道中国有多少个县?”,当同学们拿出是手机、电脑开始网上搜索的时候,解海龙说“中国有331个地级市,2582个县。”,有同学说,“网上说是2581个。”“那是因为山东的莱芜县刚刚升级成了地级市,所以少了一个。”八十年代的中国,有10亿人口,379个国家级贫困县,人均年收入不足五百,有1.7亿文盲,在校生却只有2.2亿。这些数字深深震撼了解海龙。随着1986年九年义务教育的提出,解海龙也开始了深入调查。一省一省、一山一山地走,不去五岳,不去名山,哪里有地震,哪里有山火,哪里有洪水,他就去哪。“我的心永远都跟着祖国。”

 讲座现场

 

“他们上学了,就我获了一个大奖”

  2019年是“希望工程”开展的第三十年,150.23亿捐款,2万座希望小学,597个重获上学机会的孩子。这些数字在我们听来如此遥远。消除贫困和“我”有什么关系?解海龙用事实告诉我们,消除贫困,可以和每个人有关。他走过28个县,坐过驴车、马车、牛车。每到一个地方,就先去找小学,拍那些典型的、渴望学习的孩子,抓捕那些典型的瞬间。谈起自己的照片对失学儿童的帮助,解海龙露出了整场讲座中最自豪的神情。“这一批孩子们都起来了”,他说,“这就是咱们国家的希望”。

  在解海龙的镜头里,有为了上学每天背砖的11岁女孩儿,有把上学机会让给了妹妹的姐姐,有相依为命“分不开”的奶奶和孙女,还有骗他只用走“一袋烟”功夫却走了八里地的“碾盘小学”校长。一张张照片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人,一个个有笑有泪的故事,一段段艰辛又有希望的“转折”人生。解海龙每拍回来一组照片,每一次图片被各大报刊发表,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一次次被汇聚,当希望工程越来越多地为人所知,当贫困县一个个缩减,解海龙手里的相机越来越有温度,越来越有情感。一个个任务这在他的照片里,更在他的心中。

同学们认真聆听并做笔记

  近三个小时的讲座,同学们聚精会神,现场掌声阵阵。解海龙记得每一个自己拍过的孩子的名字,记得他们的成长之路;他也记得每一个“5年”约定、每一个拍摄地点;还记得那些奋战在山村学校的教师和献出爱心的人。

  2017级本科生陈旧说,“解海龙老师的讲述沉重不失幽默,笑着却要泪目。”正如解海龙所说,一个国家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注,证明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2019级李宁政说,“摄影是一种记录历史的手段,让我们明白曾经的中国是多么贫瘠,让我们更加体会到如今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和大国腾飞的具体实感。”2019级金梓涵同学感叹,“原本觉得走到现在是我自己的努力,现在才发现不过是运气比较好,从小能顺利读书而已。”

  在回答提问环节,解海龙说,“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为了人民的,一定要从小我走向大我,拍出具有真情实感的照片,真实即生动。”

解海龙回答同学们的提问

  解海龙 简介:著名摄影家,中国希望工程标志性图片“大眼睛”作者,世界华人摄影联盟副主席,龙影廊创始人、艺术总监。1994年中国希望工程摄影纪实展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展出,2008年“大眼睛”入编荷赛出版的《回顾》杂志,2013年纪实摄影作品《全校师生》入编世界摄影史,2015年获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摄影金像奖,2016年获第一届十杰人民摄影家称号,2018年获十大“影响中国”摄影师称号。 

 

责任编辑:余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