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简洁之美,吴岳良院士带你走进他的超统一时空

  • 文/黄奔 图/陈彦含 (国科大记者团)
  • 创建于 2018-04-11
  • 1540

  4月4日晚上,本来属于进入清明节假期的时间,一场深奥的理论物理讲座却留住了许多人的脚步,来自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吴岳良院士主讲:量子超统一理论——揭秘爱因斯坦统一场论的不解之谜。吴岳良院士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家,研究领域包括粒子物理、量子场论、对称性和对称破缺、宇宙物理学。吴院士担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中科院卡弗里研究所所长,中科院理论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兼任中国科学院大学中丹学院院长。这次吴岳良院士从繁忙中带来的讲座主要是关于统一场论的相关内容和人们在发展统一理论中遇到的问题,最后介绍自己的在量子超统一理论方面所做的一系列工作。              

  即使席卷大半个中国的剧烈降温也挡不住同学们求知的热情,本来为讲座准备的小教室连走廊上都挤满了来听讲座的同学,为了同学们的安全和收听效果,现场老师临时决定把讲座地点换成了几百人的阶梯教室。虽然窗外飘着风雪,但是洋溢着热情的教室内,一场涉及时空、物质、宇宙及引力场等基本却又艰深概念的大讲座就这样展开了。

吴岳良院士

  吴岳良院士从人类对极小粒子和极大宇宙的认识讲起,依次介绍了四种基本作用力、暗物质和暗能量、量子场论及十维超弦理论等内容,然后延伸到时空和物质深层次结构的重新认识,接着他介绍了自己的研究内容——超统一场论(hyperunified field theory)。吴岳良院士在2016年1月提出的超统一场论是受相对论性狄拉克旋量理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杨-米尔斯规范理论和大统一理论的启发,并基于吴岳良前期发展的引力量子场论的研究成果,是涉及对时空、几何、宇宙、物质及能量的重新认识,为揭示爱因斯坦统一场论理念中的不解之谜,探索终极统一理论打开了一扇新窗口。

  这篇发表在《物理评论D》上,主题为“引力的量子场论”的论文,足足有35页,吴岳良写了一年多,《物理评论》杂志审稿就花了半年时间。而吴岳良院士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可以追溯到20年前,1996年吴岳良回国后就开始与周光召院士一起做大统一理论,1997年,吴岳良与他以前的导师周光召先生一起,在《中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就是《对所有基本力的一种可能的大统一模型 》,这是他做引力量子理论的最早的想法。从吴岳良院士的最初的想法到20年后的研究成果,可以看成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结果了。

  讲座的最后吴岳良院士介绍了我国古代哲学以及时空物质宇宙观的知识,他指出虽然古代的那些观念描述这个宇宙的精确性与现代理论相差甚远,但是它们的思想和方法仍然存在价值,并能对现在的研究产生一些启发作用。接着吴岳良院士介绍了我国的空间引力波探测计划便是以“太极计划”命名的,利用传统文化为前沿研究项目命名,这不仅是对传统哲学思想的纪念,更是为了既往开来,在现代的科学研究中争取更大的突破。

  讲座结束后有半个小时的提问时间,应该说是留给物理学院同学的提问时间,因为大多数其他专业的同学来这里能听懂一些概念的和思想就足够了,专业知识万万是碰不得的。但是最后老师却还是考虑到了非物理专业同学们的感受,让他们提问一些浅显的问题。一位同学站起来后首先表达了大部分同学的共同心声,对不起老师,这个讲座我没听懂,我们只问一些最简单的问题。可是讲座本来就不同于学术会议,最后同为理论物理学家的主持人乔从丰教授鼓励大家说,这次讲座不必完全听懂,如果能让同学们引发思考、开启新的视角,那么这个讲座的意义便达到了。

责任编辑: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