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科大首批基础医学博士学位获得者学生代表田红岭谈毕业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 文/廖瑾 吴淑斌 图/国科大新闻中心 (澎湃新闻)
  • 创建于 2018-07-13
  • 2578

  2018年毕业季,中国科学院大学(下文简称“国科大”)学位授予仪式意义特别:25名基础医学、16名再生医学研究生被授予博士学位,这是中科院历史上首次授予医学门类博士学位。

  国科大首批基础医学博士学位获得者学生代表田红岭,在读博的三年间,承担了“实践十号”卫星空间生物实验、“天舟一号”微重力环境下肝干细胞培养实验两项重要航空实验,被称为“航天女学霸”。

  7月9日,她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起了毕业后的打算,“我想做肿瘤治疗方面的研究。哪怕能在研究上有一点推动,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参加完6日举行的学位授予典礼后,田红岭隔天就跑到同济大学实验室报到,继续在自己“喜欢的方向”做博士后工作。

田红岭获首届基础医学博士学位

郭永怀、钱学森是偶像

  田红岭表示,选择做肿瘤的基础研究,一方面是延续兴趣和专业;另一方面是近些年周围不断有好友、好友的亲属遭受肿瘤折磨,甚至去世,这让她更加坚定了攻克肿瘤难关,把自主研究研发“往深钻”的决心。

  “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付出很多时间,付出努力去做的事。”她告诉澎湃新闻,希望专攻肿瘤的基础性研究,做将来的医学治疗的后盾。

  80后的田红岭,现在会被“催婚”,还会遇到周围“一个女孩子那么拼干什么”的议论,此外,她还能预见做科研将要面临的困境:像走进一条有路灯的漆黑胡同,一次次试错、论证、跌倒、爬起,最后也不一定能收获到想要的成果。

  但她还是笑着自我安慰:“谁让我有这样的梦想呢?如果这条路要经历煎熬,那也就只能迈过沟沟坎坎朝那个方向去了。”她拿自己的“偶像”激励自己——物理学家郭永怀,为保护热核导弹试验数据文件在飞机爆炸中烧得面目全非,“两弹元勋”钱学森在美国曾被监禁,几近波折终于回国,反观自己现在所经历的,根本不足为道。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更重要

  田红岭对科研的热忱和坚持在“一星一船”的航天科学任务上可见一斑。

  2015年9月,因为“头脑灵活、执行力强、科研扎实”,“实践十号”卫星空间生物实验的项目幸运地落到了在读博二的田红岭和师妹的头上。紧接着,2017年,她们从“实践十号”接力到“天舟一号”,又担纲“微重力环境下肝干细胞培养实验”项目。

  “那段日子对体力和毅力都是巨大的考验,就两个月,时间紧,基本上每一次匹配实验都要24小时连轴转。”田红岭向澎湃新闻回忆起在基地的日子,她说,有段时间几乎崩溃,培养的细胞老是出问题,把各种已知原因都排除了还是找不到解决办法。最后,田红岭和师妹只能把所有的单元全都装上细胞,放在培养箱里培养择优,而这种培养实验不到40天的时间里,做了几百单元次。令人欣喜的是,项目最终顺利完成,培养的细胞跟随“天舟一号”成功上天。

  为此,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段恩奎还曾赠诗一首,点赞田红岭和她师妹身上的韧劲儿和毅力:碧海蓝天椰林路,热火朝天五零五,今装设备难离舍,圆梦太空汝威武。

  然而,从山东菏泽小村庄里走出来的田红岭,经历并非一路凯歌,而是一段有关“逆袭”和“超越”的故事——高中毕业,田红岭想学艺术,却阴差阳错报了山东菏泽医学专科学校,学医的火苗就此点燃,随后复习备考,专升本,联合培养最后进入科研水平一流的中科院。

  “我可能没有什么爆发力,但是让我坚持慢慢去做一件事,我就能坚持。”田红岭说,高考或许没有想象中重要,最重要的是将来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责任编辑: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