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赫荣乔的课,走进“惟妙惟肖”的课堂

  • 文字:田慧娟 图片:田慧娟 凡秀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19-06-04
  • 627

  当一张自画像赫然跳出屏幕的时候,老师回头看了眼投影屏,带着几分得意地说:“还是有几分相像吧?”这是《分子神经生物学》的课堂,这张自画像是课程主讲老师赫荣乔做自我介绍的一页PPT。赫荣乔,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导师、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这张自画像是他眼中的自己,那么,学生眼中他是什么样呢?一撇可爱的小胡子,几乎满头银发,牛仔裤配运动鞋,和蔼的笑容,是“赫老师”的标配。这形象拎上布袋就是在菜市场采买的老人,牵着个孩子就是接孙辈上下学的爷爷,这份“亲切”在第一节课上,着实拉近了老师和学生的距离。

赫荣乔和他的自画像

什么是“惟妙惟肖”的课堂?

  赫荣乔在国科大上课的历史大约可以追溯到十五年前,在学年结束的课程评价中,几乎每届同学们在给赫老师的评语里都有一条“肢体语言丰富”。这门课,赫荣乔上得“惟妙惟肖”,他可以模仿各种病患,从癫痫到阿尔兹海默症,仅凭一瓶水作为道具,形象展示了癫痫和脑神经的联系,以及一些治疗方案的原理。

  不仅是肢体模仿,赫荣乔还会“讲故事”。从古到今,从国外到国内,一项技术的发展,一个理论的起源,从发现到发展现状,听他讲完,从头到尾被梳理得清楚至极。能够“深入浅出”地讲明白科学问题,离不开赫荣乔丰富的求学经历和人生阅历。

  赫荣乔在1986年和1989年于中科院微生物所和生物物理所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并拥有在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McGill大学、意大利Pisa大学、美国纽约州基础研究所、美国西北大学研究所等国际知名高校及科研院所的留学访问经历。除此之外,他还曾有一段在阿坝藏族自治州阿坝县医院的工作经历。实践和学识完美结合,再通过课堂将知识传导输出,一个生动有趣的课堂便诞生了。

  2018级神经生物学专业的赵高炀,将《分子神经生物学》选作专业核心课。他说,“神经科学是一门很复杂的学科,但是赫老师能讲得既清楚又全面。这门课不仅包含了‘分子作用机制’等研究前沿,还有病理生理现象以及相关疾病的临床诊疗。赫老师让我们对神经科学有了更全面更形象的认识,也拓展了我们的思维深度和研究视野。”

  赫荣乔说,“不开心就要多吃饭”“宝宝出生前补脑比较有用”“孩子成长中的每一年都是独一无二的”“下颌骨小的人可能会打呼噜,得高血压的几率会比较高”“胶质细胞供能不足就会产生坏情绪”……赫荣乔总能像这样,把科学实例归于一种“逗趣”模式。他说,上了年纪的人一旦开始不停叨叨二十几岁时候的事,就有老年痴呆的风险,他凭借这种预测曾经帮助两对夫妻摆脱了“过不下去了”的困扰。“我就把老年痴呆发病机制跟他们讲一讲,他们就懂了,原来不是过不下去了,而是她生病了,病人自然需要体谅……”赫荣乔说。一节课,仿佛一场“脱口秀”,通过这位学富五车的老师“风趣”讲授,课堂俨然变为“引人入胜”的科学盛宴。

什么是好老师?

  《分子神经生物学》的课堂,从甲骨文到中医,从计算机到医学,无不涉猎。有时候,你恍惚觉得赫老师在一本正经地“说段子”,但是他却很清楚地撇出他的“理论依据”,援引哪篇文献哪位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赫荣乔的PPT的右下角都会以小字标注出参考文献,尊重知识的原创者,也忠于“通俗易懂”的知识传授方式。好老师在学生眼里往往是“学识渊博”的典范。


  “能把课讲清楚就是好老师”,化学科学学院2018级研究生吴俊芳评价赫荣乔老师时这样说,“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学生们提起赫荣乔,是“一节课都没走神”“他讲的我都听懂了”“不知不觉跟着老师,动脑子想了很多问题”“会想要提问”“会莫名爆发求知欲”……好老师的“好”,是带给学生们课堂以外的自主思考,这种“好”需要细细品味。 

他总是会耐心回答完最后一个同学的问题再离开

  赫荣乔的课堂,会鼓励同学们发表各自见解和看法。每个同学的发言,他都听得特别认真,“嗯,好!非常好!特别好!”他说,“你还是学生,你可以犯错,错了改正就行,不会的学会就好。”在赫荣乔的引导下,课堂互动渐入佳境,气氛往往越来越热烈。

  赫荣乔的课件几乎全英,这在研究生的课堂很常见。但是有了赫老师的讲解,即使是晦涩难懂的专有名词,知识点得来全然不会吃力。他经常说,“我讲过之后你肯定就懂了”。难点部分他会放慢速度讲清楚,重点部分他会前后贯通,多次提及强调复习。看他的PPT是一件很舒服的事,PPT上可能只有一两个单词,但是他会用条理清晰的逻辑、“文字外”的语言和动作带同学们一起把知识架构起来,把内容理解吃透。


“研究生要动脑子,要会挑问题。”

  作为一线科研人员,赫荣乔也会在课堂上强调一些做学问的态度和方法。他不止一次强调,“研究生要动脑子,要会挑问题。”赫荣乔强调最多的还有创新。“我从来不跟人家跑,那样没出息,我只做自己的事。只有一次是例外,有一个研究,设计得非常巧妙,我被感动了,我的一个研究生也被感动了,我们另一个实验室的课题组长也被感动了,然后我们一拍即合,我的这个研究生和另外那个课题组长的研究生,两个人合作,开始做这个课题研究。但是一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两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三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后来我就看着我的研究生经常在走廊里打转叹气,逆着光,我看着他的背影,最后我们终止了这个实验。这是我唯一一次跟着人家跑,不过还失败了。”某节课的尾声,赫荣乔阐释完在糖尿病和老年痴呆方面的研究成果之后,又很自豪地给大家展示了他的科研团队,他说:“现在也可以有人说赫荣乔的科研小组这二十年做了点跟世界不同的事。”

  赫荣乔很潮,完全跟得上年轻人的节奏,有次大家惊讶于他对热点的关注,他为自己正名,“我一点都不落后,我每天都在学习,学习科学和人生之道。”



课上借用的苏大强的表情包

 

责任编辑: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