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毕业季||我的“宝贝”今天毕业

  • 文/马赫 李妍 图/马赫 陈实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19-07-08
  • 1320

  “宝贝多大啦?”

  “八个月,这不是我儿媳妇博士毕业了嘛,我们就带着小家伙来了。”

  “看人家,儿子生了,博士也毕业了,简直是人生赢家呀!”

  7月6日上午,身穿小博士服的轩轩被奶奶抱在怀里,引来了热情的目光。而此时,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雁栖湖校区体育馆内,正在进行庄严而令人激动的2019年度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

 

我长大以后也要做博士”

  “杜剑卿——”

  “剑卿!剑卿!”

  奶奶唤儿子的一声“杜剑卿”,让仅有八个月大的小孙子轩轩,像模像样地跟奶奶学着叫爸爸的名字。

  国科大资源与环境学院2015级博士生刘雅莉今天毕业了,他的丈夫杜剑卿带着公婆和儿子杜宁轩,与刘雅莉的父母一同参加了她的博士毕业生毕业典礼和学位授予仪式。

  “小博士!小博士!”轩轩听到大家这样叫他,笑呵呵地向周围人伸手要抱抱。

 

 “我等爸爸回来哦”

  坐在体育馆看台上,六个月大的梁开易双手紧紧攥着国旗和国科大校旗,满眼盯着体育场一楼的博士生坐席。

  “爸爸毕业啦!爸爸马上就过来啦!”梁开易的母亲江婷在体育馆的看台上,一面笑着哄宝宝,一面不住地向即将为毕业生进行拨穗礼的典礼台张望。梁开易的爸爸,国科大地球与行星科学学院2019届博士毕业生梁磊,今日作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接过了李树深校长颁发的优秀毕业生证书。参加完毕业典礼和学位授予仪式,梁磊又赶到图书馆前的空地与导师们合影。

  2019届毕业生与导师们一起在阶梯上排成长长的六七排,形成一个没有闭合的大圆环,摄影师们在圆环的缺口处拍照,圆环外围等着爸爸妈妈的宝宝可不止梁开易一个。忙活到中午12点半,梁磊终于回到了家人身边,这时的小开易正乖乖地躺在妈妈怀里,不吵不闹,睡着了。

 

我的大宝贝还带着我的小宝贝呢”

  “宝贝你换上我这鞋,人家拍照好看!”听说小师妹要给自己宝贝女儿拍照,陈佳雪的母亲赶紧催着这个穿平底素色凉鞋配硕士服还挺着大肚子的姑娘,换上一双好看的黑色凉鞋。

  “妈,我就穿这个。”陈佳雪笑着说。从辽宁到北京,再从城区到雁栖湖校区,这位心系女儿的母亲一路奔波着前来陪伴自己的大宝贝和小宝贝。

  “来,阿姨看我这里,师姐夫看师姐呀!”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2016级硕士陈佳雪,摸着硕士服也盖不住的隆起的肚子,被一左一右两个“护卫”拥着。“八个月大了!”她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看着身边脸早已笑僵却还是笑得合不拢嘴的妈妈和丈夫,头一扬,对自己的爱人竖起了大拇指。

 

他无论多大都是我的宝贝”

  国科大生命科学学院的博士毕业生贺小龙的父母一直跟在贺小龙身后,这对从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专程赶来的夫妻满眼都是对儿子的赞许。

  “我儿子从小就特别优秀,他现在从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毕业了,又去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做博士后啦!”母亲骄傲的眼神中也闪烁着对儿子的牵挂和心疼,“他搞科研报效祖国,有时候忙起来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家,有一年他连过年都没回来。”

  母亲滔滔不绝地讲着看儿子成人成才的感受,而贺小龙的父亲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儿子。

  “宝宝快过来照相!”31岁的博士毕业生贺小龙已经高出父母一头还多,听到这一声“宝宝”,他还是立即放下了手里的事情,向父母走来。

 

今天是外孙的大日子”

  熙攘的人群中,那位身着紫衣却满头花白的老奶奶正迈着缓慢却稳健的步伐走向体育馆看台,吵闹的环境也难掩老人家眼底的笑意。

  “这是孩子的姥姥,已经八十多啦!”来自中国科学院空间中心的硕士毕业生周同学的父亲坐在看台上说道。“今天是外孙的大日子,老人家宁肯从吉林一路折腾也是要来看看的”。

  姥姥目光正越过层层座椅看向外孙的位置,而此刻已入座的外孙也在向亲友区的方向望着那个鼓励他勇敢前行的家庭后盾。

 

你永远是我们的骄傲”

  “闺女,来,咱俩单独照一个!”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博士毕业生林晓凤的爸爸在拍完全家照后高兴地唤着女儿。

  为了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林爸和林妈提前两天就从厦门赶过来了,“她从小就是我的骄傲,从武汉大学直博过来的,读博的时候也从来没让我们操心,希望她以后可以继续追逐卓越,为国多做贡献吧!”

  妈妈一脸满足地看着老公和孩子,“宝贝,你永远是我们的骄傲!”说完一家人朝着体育馆入口走去。

 

等她毕业我们就结婚”

  今日的雁栖湖校园里随处可见毕业生的身影,一眼望去,还有帮毕业生们整理衣领、扶正帽子的家属和亲友们。

  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一对硕士毕业生姐妹花秦亚玲和李文博在花坛前的空地上聊天,她们的男朋友正忙着帮她俩整理衣服。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秦亚玲一脸坏笑地用手指戳了戳李文博,“你问她,她比我早。”只见李文博的男友一把搂过李文博的肩膀,“咳咳,我得好好跟她拍张照,没准明天上新闻!”

 

 “今天我也是妈妈的摄影师”

  一旁的佳佳看着摄影师们记录哥哥姐姐毕业的场景,走上前指着相机问,“能把这个借我拍两张吗?我想给我妈妈拍。”佳佳小心地举着刚借来的相机,随手一拍便把眼前这个国科大工程科学学院2019届硕士毕业生妈妈胡慧莉拍成了一个18岁的少女。

  “真没发现你还有这天赋呢!”胡惠莉看着自己前一秒还在调皮捣蛋的儿子此刻竟安静下来,学着专业摄影师一般专注地盯着相机,潇洒地对揪着一颗心生怕儿子不小心摔坏仪器而一直守在身后的“孩儿他爸”说,“以后咱也买台相机,让他也学摄影吧!”

  “孩儿他爸”看着交还相机之后又开始疯玩的儿子,对自己老婆笑着点点头。

  摄影师翻出刚刚佳佳拍的照片,对着胡慧莉笑道,“今天他可是我的摄影记者呢!”

 

责任编辑:余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