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 王培学 (兰州化物所)
  • 创建于 2017-08-01
  • 1249

此心安处是吾乡。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我们之所以对人生仍然充满了希望,是因为有父母挡在我们的前面。

最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竟产生了莫可名状的恐惧和惊悸。我从来不敢想象,若是没有了父母,我该怎么办。

再没有人三两天给我打电话,问我过得好不好,告诉我天气和时令的变化,让我照顾好自己;

再没有人做我的情感垃圾桶,任凭我将生活琐事和悲伤情绪肆意宣泄;

再没有人能够牢记我的爱好,因为我一句想吃什么而忙里忙外。

甚至,当有一天,那个烙在我脑海的电话号码再也打不通的时候,当我站在老家的院子里只能凝望一地萧瑟的时候,当“爸妈”这两个字再也喊不出来的时候,我还有勇气面对这世界吗?

我从来不敢去想这个问题,这么多年我总是任性而理所应当地享受着父母给予的关怀和付出,从风华正茂到耄耋垂暮,岁月的风吹白了他们的头发,吹出了满面皱纹,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他们对我的爱。

时至今日,即使我已经接近而立之年,即使在外面早已变得独立和成熟,然而,一回到父母身边,我似乎立即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稚子。母亲早就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床铺都是刚换洗的,家里早就准备了我喜欢的吃食。一日三餐我只需要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菜,父亲和母亲总是面带微笑和期盼地望着我,我会故意告诉他们:“外面的饭太难吃了,还是家里的好吃”。每每这时候,父母的脸上是一副如释重负却又带着骄傲和自豪的表情:“这还用说,哪里都比不上家里”!

离家的前一夜,父母房间的灯总是亮到半夜,母亲一直不停地往我的箱子里塞各种我喜欢的东西,并且一遍一遍地整理,似乎,将自己的心也装了进去。而第二天早上,母亲更是早早就起来包饺子,在她的心里,我在外面总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直到我坐上车,整个村庄都被抛在了身后,母亲的身影仍然站在清晨的薄雾里,站在我泪湿的眼睛里。。。。。。

细细算来,我已在外漂泊了十五年之久,而今,仍然不能晨昏定省,尽孝于父母跟前,却一直累他们挂念和操心。每次回到家乡,看到昔日小学或初中同窗,早已经成家立业,围绕在父母跟前,三世同堂,心里总会闪过一个念头,若是当年我也成绩不好,早早出来打拼,是不是现在也已经过着平淡而富足的生活,我和父母,也不会如此互相牵挂?

每每踏上故乡的土地,想到家里的父母正在焦急地盼着我的身影,总是忍不住泪湿衣襟。若是有一天,他们不在了,哪里还是我的故乡?

父母在,即心安,心安处,即吾乡。

责任编辑:陈俊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