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吟——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马英

兰州教育基地“莼鲈之思”研究生家书征文比赛作品

  • 陈永磊 (兰州分院)
  • 创建于 2017-08-01
  • 939

  踏着轻轻的步子,

  我从遥远的黄河边归来,

  沿途的麦田和铁路,

  曾无数次出现在梦乡。

  静静的伫立街头,

  望穿了子女的归途,

  镌刻在眼角的皱纹,

  便也舒展开来。

  故土难离,孩提时玩耍过的树林,如今已郁郁葱葱。

  故情难忘,幼时热情壮年的乡邻,如今已白发苍苍。

  沿着故乡的小路,走到尽头,

  才发觉,幼时眼中的远方,

竟禁不起步量。

故土难离,孩提时嬉戏的小溪,载满了欢声笑语。

故情难忘,幼时一起游玩的伙伴,常常忘记回家。

爬上故乡的山丘,站在峰顶,

才发觉,幼时眼中的巨峦,

此刻已被踩在脚下。

故土难离,冬雪悄悄的铺满村庄,静看白色家乡。

故情难忘,夏夜躺椅上遥望星月,闲听长辈家常。

踱步自家的小院,仰望天空,

才发觉,幼时眼中的天地,

早已深埋在心中。

故土难离, 盛夏麦香迎风而来,老少皆上场,

故情难忘,金秋硕果庆丰收,亲邻互帮忙。

远望绿绿的农田,整齐划一,

才发觉,是辛勤的劳作,

更是故土的馈赠。

故土难离,大地的赐予源源不断,故情难忘,殷切的唠叨不绝于耳。

披着故乡的余晖,开始了离乡的征途。

不知,何时才能重回故乡,但知,故乡时时牵动我心。

  从初中到县城上学开始脱离纯粹的自然环境和季节,至今已有十三年,十三年里感受到的只有气温冷暖,失去的却是春华秋月、鸠雀和鸣,漫山的杏花看不见了,泥土的气息闻不见了,杜鹃的悲鸣听不见了,香椿的嫩芽吃不着了,睁开眼是光秃秃的柏油大街和呼啸而过的大小车辆,满世界都是匆匆忙忙的轰鸣之声,我们都是迷路的孩子,经过的岔路口太多,以至于都忘记了回家的方向,错失了全世界最美的杏花、晨露和炊烟。

  儿时的记忆是永远不可磨灭的,村里沟沟坎坎棱棱角角像明镜一样晃眼,哪个山顶有草甸,哪个山脚有艾蒿,哪个山坡有韭菜花,哪个山沟有青蚂蚱,都记得清清楚楚。一块石头就是一个故事,半片树皮就是一段回忆,曾经有过的就会是永久的,曾经美好的也会永远美好下去,无论如今他去往了何方,无论如今它如何荒凉。

  故乡的天永远是蓝的,故乡的山永远是翠的,故乡的河永远是清的,故乡的家永远是暖的。故乡的树林,该摇曳的时候摇曳,该落金的时候落金,绝不是城市里那光秃秃的一片。

  我家住在太行山下,太行山下便是我家!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棵草木都在血液里流淌!

责任编辑: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