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

  • 孙富强 (工程科学学院)
  • 创建于 2017-10-19
  • 2812

  十月二日,午后微冷,小雨斜行,此去向京。

  从邮局出发,做时间的邮差,将大山深处的问候载向群山,载向旅途,载向枫叶和秋水,载向小镇与都城。此途的终点有游龙惊鸿,见或不见,每向前一步,终归是更近了一分。

  经弯曲小路前往车站,不禁醉心沿途风景。缓坡的窄路,蔓延的花藤都点缀着深山幽巷的神秘,密集却冷清的人家仿佛都在檐下听雨,穿街过巷终是秋季,无杏花可寻。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声声犬吠,小雨停歇的间隙还能见到家猫在墙头等候着阳光。此处深巷,若有酒香,想必是万万藏匿不住的。

  斗折蛇行之后,终于在路的尽头发现了掩映在树荫之下的怀柔北站,土黄色的墙壁,军绿色的大门,以及赤红色的站名。这些都让我感到,这座坚守在大山深处的车站仿佛是站岗的哨兵,那长形仿宋的字体更加透露着年代积淀的一丝不苟。纵然车站只有两个售票窗口,进出站口也都整合在了一起,可车站该有的悲欢离合却一丝也不缺少。方圆的空间里,有目送千里的依依惜别,有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沧桑回首,更有他乡遇故知的阔别重逢。

  看过他人的故事,也该回到自己的旅途。列车缓缓驶出车站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上个世纪的剪影。月台上的小商贩旁边,会不会也守候着一位在家书中得知游子近归的母亲?

  独自神游时,列车已悄然行出了小站,也许还会回来,可毕竟是另一批行人了。

  怀柔进京,一路风景。虽无满山红遍,却有层林尽染,层峦叠嶂之中由近处的深绿与淡黄,渐渐转变为远处的深蓝,直至消失在薄薄的烟雨绵绵之中,倒是颇有几分山水国画的味道。人说秋意重,不过颜色浓。当色彩点缀和渲染遇上隔衣入骨的凉气,想不承认这是秋季都难。

  列车渐渐提速,空蒙的山雨,忽明忽暗的隧道,以及铁道旁人家的红砖白墙都在列车有节奏的车轮声中被甩了在过往。我很庆幸能在这大山深处与雁栖相逢,也庆幸能有这样一班列车载我欣赏沿途的风景,就像列车与乘客一样,我不过是雁栖匆匆而逝的某个过客,可这一路风光,点点寒意,都已在我心中定格。萋萋荒原,蹒跚古道,列车在追寻着它的终点,车上的乘客也是一样。少年追逐着成长,老者追逐着童真。每一个年代和人群都在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山水,而这一片山水,又藏匿了多少人的心事。

  当我还在沉溺于这世外桃源般的静谧祥和之中时,列车已驶进两千万人口的现代都市,小雨也渐渐停歇了。窗外是城市的热闹繁华,窗内是心灵的一树繁花。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弗吉尼亚号舷梯上一九零零,只是,我终归还是要下车的。

  车到站停靠,走出去,是孤独的旅行者,坐下来,是旅行者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