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的科学梦

  • 秦天羽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 创建于 2018-05-11
  • 671

  春风意暖,今年仿佛与去年,前年没什么不同,可在春来之前,我们迎来了迟到的雪,迎来了国科大40周年。和着春风,我们共同欢度今年的五四青年节,这个属于我们青年的节日,在离科学最近的地方,我们果壳人还是一往如前的努力奋进,成果辈出!对我们来说,来到国科大,就相当于上了通往科学的直通车。

  来到果壳的每个人都很优秀,老师们高山景行,传道授业;学生们认真刻苦,独立思考。从校车接入学校,到史上最短开学典礼,学校仿佛从神坛走下,展现出独特的人文关怀,这里除了卓尔不群的学术成就,还有很多很多的小温馨——

  图书馆的座位总是坐得满满当当,教室也都是认认真真学习的同学们,不同的老师不同的课,不同的学生,相同的是一样的专注和刻苦。不经意的发现更能体会到其中的深情:有一次中午刚下课,我正在准备去吃饭,突然看到隔壁教室还没有下课,最后一排坐着一位老爷爷和老奶奶,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猜测是国科大的老前辈,来听青年老师的讲课,看到老前辈还在为保证青年教师的教学水平,来到国科大听课,我真的很感动,也更加体会到国科大底蕴之深,文化之厚。自己就像站在喜马拉雅山脚,信心满满地攀登科学的高峰。

  在“两弹一星”纪念馆,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中科院为中国的科研做出的卓越贡献:前辈们为“两弹一星”事业的成功,17000余中科院人参与其中,付出了夜以继日的努力。在国家表彰的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有17位曾在中国科学院工作。而他们在工作的时候,大部分都正是青年时期:钱三强院士35岁归国,之后全身心投入新中国原子能事业研究;吴自良院士33岁回国,负责研究铀235分离使用的“甲种分离膜”;邓稼先26岁博士毕业回国,同他的老师王淦昌教授以及彭桓武教授投入中国近代物理研究所的建设,开设了中国原子核物理理论研究工作的崭新局面;我还看到了青年时期的欧阳自远院士在测定实验数据。在本科阶段,我曾有幸听过欧阳院士关于“中国的探月梦”的讲座,整整两个小时,欧阳院士讲得非常生动有趣又发人深省,他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大家展示了神秘高深的“中国探月”,大家都深深地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我也更加体会到中科院的影响力远不止“科研顶尖”,更有无数老师在全国各个学校讲授前沿知识,我也看到了青年学者经过岁月的积淀,成为独当一面的学科带头人。

  国科大是由京区4个校区、京外5个教育基地和分布全国的114个研究所组成。我们植物所只是其中之一,可我们和其他院所一样,在自己的领域不断提升专业水平。植物所的青年教师在果壳非常受欢迎,《R语言在生态学上的应用》中,赖江山老师为了便于我们学习,免费给我们每人一本他的《数量生态学》的书。老师最初只开设了一个班,为了保证教学效果,限定选课人数46人,可我们求知若渴,第一堂课,教室里就坐了上百人,老师无奈之下,只好增开了一个班,并在每节课上,增加了一些人数,但是,还是有很多同学搬着凳子过来蹭了一学期的课。他每堂课前都会为我们准备好代码,便于上课实操,干货满满。在《生态学试验设计与统计分析》课上,牛海山老师非常认真细致地给我们讲解实验设计的方法,如重复与伪重复,他一遍遍在黑板上画图举例,为我们解释重复与伪重复的区别,他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解答我们层出不穷的问题,我们则认真思考,相信在经过了系统的学习之后,我们的试验设计一定会少犯很多错误。

  我们植物所的学生都很好学,研一的我们在雁栖湖努力充实我们的每一天,德智体美全面发展。课余时间,有同学认真阅读文献,有同学抽出周末时间回所做实验。而在生活中,我们在元旦晚会中大放异彩,有同学还在周末的时间去鸿雁舞蹈团练习舞蹈,有同学在广播台练习口才,宿舍里我们关系融洽,各种小惊喜总能为我们带来欢乐!

  植物所的老师学生,每个人都尽力把自己做到最好,以小见大,国科大这所巨型航母,拥有上百的科研院所,一定会在科研上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向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进发!

  雁栖湖校区真的很美很美,远离市区,天更蓝了,经常看到学生老师拿着相机十分有范儿地专业地拍,或者随手拿出手机来,拍出九宫格,发到朋友圈就能收到无数赞。而在前一阵的女生节,我们看到了果壳非常有代表性的横幅,如“亦专于业亦专情,发完paper定娶卿”;“静可濯手绘粉黛,动能提柱过蛋白”;“钾钙钠镁铝,心里只有你”,总能让路过的女生们感受到属于我们的笑点,会心一笑。

  我原以为,科学是相对无趣的,但这半年多来的学习,对实验室的更深入的了解,我才发现这才是科学家们最大的乐趣。未来什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我,乘上了这腾飞的鸾凤,比以往都更加接近这个从前甚至都不敢提及的科学梦。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毕业后怎么办,我会很自豪地说:我想当一个科学家!


1
1
1
1
1


1

1

责任编辑: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