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亚沙,一世沙情

  • 文/顾雯 图/顾雯 (经济与管理学院)
  • 创建于 2018-05-29
  • 2198

  你看过《明日边缘》吗?明明知道明天的到来意味着残酷与死亡,但还是在今天不断地修炼提升自己,为明天的战斗积极准备着。

  茫茫的沙漠,金色的海洋,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这个“五一”,有这样一群小伙伴们齐聚一堂,壮志豪言,立下盟约,整装待发。在这碧天金海里,他们靠坚强的意志与磨难抗衡。而我,正与他们同行。

  2018年4月29日,第七届亚沙挑战赛,第一天,32KM,9个小时。这在平时也不轻松的徒步之行,在沙漠中行进更是如此之难。一个又一个爬升与下坡,攀登难,走一步退半步,踩一脚陷半脚;下坡更难,五六十度的下坡,平时恐高的我每次总是经过内心挣扎再下坡,斜着脚慢行,深怕受伤。受伤的后果非常麻烦,队友们已体力不支,更不会背负自己前行。而队员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跟上大部队的速度,不断前行、前行。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在刚刚行进两公里时,我发现右脚进了沙子。沙粒硌在大脚拇指肚上,时不时地摩擦着。同伴们问我要不要停下来处理脚上的沙子,因为担心拉慢速度我还是选择了坚持前行。直到第一个打卡点处才清理沙子,但发现脚上已经磨出水泡了。同伴将胶带让给了我,缠上脚趾继续前行。

  可惜的是第一天我们还是对困难认识不足。由于在路上耗时太多,我们小队在行进27公里距离营地5公里的第四个打卡点(CP4)处被关了门。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心里突然没了着落,本来雄心勃勃拿“沙鸥奖”的心情一下子被泼了冷水。大家徘徊在山坡上,不知是前行还是等待救援车。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狂风四起,沙粒横飞。山坡上被关门的小伙伴越聚越多,刚才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此时冰冷地贴在身上,前行已没有了动力,心比身体还冷,大家都在等着救援回营地……

  晚上回到营地,心里却是大大的不服和不甘心。收整行装,等待着队长下命令,可队长迟迟也没出现(后来回到北京,才知道那一晚队长是最伤心的。与“沙鸥”错失,那么阳光的一个大男人嚎啕大哭地跟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地三次往返于CP4和营地之间找我们失散晚归的队友)。阴郁的气氛笼罩在整个营地上空,88个参赛校队当天只有6个校队的队员全部完成了任务。

  第二天早上,得到队长指令,继续挑战前行。早上起来认真穿戴,右脚磨出了两个水泡,小心地用绷带缠好;肩膀背包处肿了,再次背上包裹后压得生疼。又是新的一天,新的开始,27公里,7.5小时,临行前我跟老公说:“下午四点之前我一定回来。”

  出发点处聚集了各校学生,想挤到我们的位置已不可能了,只能等待着出发令。比出发点晚了十分钟,本就松软的沙子更是软绵,行进十五公里时已明显感觉体力不支。我让队友先行了,自己落了单,行进更加困难。后来想着可不可以跟上北大的脚步能抄到CP3打卡点,但还是判断失误,错过了打卡点,又绕路回来打卡。到CP3点时,工作人员跟我说:“你是最后一位打卡人,后面的同学都要被关门了。”还剩下6公里,1小时20分,可以13分钟/公里,关门时间如果延续几分钟,最慢15分钟/公里,也许还有希望。自己给自己打着气,也舍不得休息,继续前行。这次是真真正正地感觉到自己累了,喘得厉害,每走一步都能听到心脏要跳出来。中午饭没有吃,肚子乱叫,可是带的牛肉干却已经咽不下去了,吃一口觉得那肉块从嗓子一直顺着食道划到胸膛,生疼啊。肚子虽然饿,可是却有想吐的感觉,好矛盾的身体。因为没有料到会独行,将盐粒和电解溶剂给了同伴。大腿发软迈不动,小腿却硬得要抽筋。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前两公里还能15分钟/公里,但接下来的一公里却用了19分钟。前后陆续还有两三人,大家互相隔着几百米远。地上全是脚印,到处是金黄一片,又干又燥。我一边计算着省力的行程,情愿绕点儿路也不愿急上坡和下坡;一边小心地前行,千万不能晕倒,千万不能抽筋,不然倒在这里,真是死了也没人知道。快到营地时,碰到一位沙友在摆POSE拍照,看我虚弱前行,对我说:“已经关门了,干吗还着急走啊,咱们一起拍照吧。”我看了他一眼,心想在这么累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么乐观的精神,实难可贵。可是我还得前行,因为我知道队友们也许在焦急地等着我回去呢。到营地时,遇到队友正在结伴去拍照。他们看到了我,开心地叫着我的名字,本来恍如隔世的我,突然觉得自己还魂了。队长还贴心地帮我背包拿手杖,陪着我到终点。见到队长担忧的样子,我的心里却是满满的委屈与愧疚,超时十五分钟,没有按时回来打卡。

  回来后见到老公,泪水已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为自己的不争气懊恼着……看到脚上又多出了两个水泡,左脚趾指甲充血,本以为自己受了苦。可吃饭时看到其他沙友双脚上有四五个黑指甲,另一沙友脚背鲜血淋漓地去找医生时,突然觉得自己还不算是最糟糕的。

  晚上狂风大作,躺在帐篷里也被灌了满脸满嘴沙子。第三天清晨,我们帐篷旁边竟然多出了一顶其他学校的帐篷。两位女生晚上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被风沙迁移到了我们的帐区,大家面面相觑地互相傻笑了好久,觉得经历太离奇。

  早上还是风雨交加,特别冷。队长过来担心地问我今天要不要放弃。我回答说:“我不想放弃,今天我一定在规定时间内打卡。”队长夹着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就不再坚持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好样的,加油!”广播里召集大家收帐篷并且去固定大房子里躲雨。我看了看天气,果断地把羽绒衣裤脱了,外面披上了雨衣,对老公说:“我先走了。”大房子里挤满了人,队友们已经找不到了。想起昨天在出发点处就落后被动的经历,我不顾外面的冷雨独自向出发点走去。去的时候已经有几十个人在那里等候。还好可以排在第四排,挤在人群中也显得不那么冷了。雨渐渐地小了,天上的云还是很低,但慢慢飘向远方。延绵的沙丘在灰色云彩的映衬下显现出玫瑰般的金色,显得格外柔和与迷人。

  今天11公里,3小时完赛。出发在即,前面清华的沙友一直亢奋地做着热身运动,狭小的空间被他们占了一大半,我和旁边香港大学的沙友却静若处子,只待出发。

  “出发!”大家犹如离弦之箭,快速飞奔。行进路上,我不断感恩,老天真是公平,昨天到今天风雨交加为的是让沙子变得更结实,让我们省力前行啊。虽然前行顺畅了很多,但也许是我冲得太猛,把体力一下子耗尽了,奔出500米后,疲劳感又一次袭来,昨天的不适让肌肉一下子恢复了记忆,浑身疼痛起来。“我一定要跟上大部队,不能慢下来”,自己一边打着气,一边紧跟着前面的沙友。昨天就是因为落了单,又要计算路程耗费精力又要前行耗费体力,所以才出了局,今天一定不能再犯昨天的错误。一路上,遇到队友也顾不上说话,因为连说话的力气都是奢侈的,我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向前行进上。两天前还恐高的我,今天却能把心一横,直接从高坡上冲下来,前天在坡上行进觉得都能把我掀翻的大风,今天却觉得它是那样的凉爽……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关门前10分钟顺利打了卡。终点处一片欢声笑语,随行处是各位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奖牌,功能饮料,擦脸湿巾啊等物品。啊,突然觉得世界太美好了!也没有拿手机,还是苏州大学的一位沙友给我拍了终点纪念照。

  这次亚沙之行,尽管条件很艰苦,三天不能洗漱,吃住都很简单。但我还是看到了人世间的多样美好。队友郑宇、李侃、张波把自己的盐粒、补给无私地给了我。队长郭鄂川虽然是位没结婚比我岁数小很多的大男孩,可天天却像兄长似的嘱咐我们这啊那啊,每个队员的任何情况都牵动着他的心,时刻为我们操劳着。

  通过这次亚沙之行,我看到了这样一群小伙伴们。他们放弃优越条件和假期,齐聚在这荒芜的沙漠上,在体力不支和困难面前也不轻言放弃,砥砺前行,让我无时无刻都感受到强烈的正能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有这样一群高素质又不畏艰难的年轻人做后起之秀,我们的民族何愁不兴旺,我们的国家何惧不壮大?而我,我真的由衷地佩服这样一群小伙伴们,真的为我们的国家后继有人而欣喜,为我能与他们同行而倍感骄傲!

  回程的路上,老公说,“下次我们去体验亚新或亚冰吧。”我说:“如果有下次,我还是想来这里,来这片沙漠。”“为什么?”“亚沙或许是这几项运动中最虐的,但我没有征服这片沙漠,在这里失败,我还要在这里爬起来。早就听说过很多人对亚沙赛上瘾,眷恋这片沙漠,或许大家不是真的爱这里,而是迷恋这种在困难面前也不轻言放弃的亚沙精神。爱她的美,也爱她的无情……”

责任编辑: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