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é D. Bandrauk教授做客武汉物数所“王天眷讲坛”

  • 袁明虎 (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
  • 创建于 2017-11-14
  • 273

  2017年11月3日,André D. Bandrauk教授做客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王天眷讲坛”。柳晓军副所长主持此次讲坛,并向André D. Bandrauk教授颁发了“王天眷讲坛讲席教授”的聘书和铭牌。

  André D. Bandrauk教授是阿秒物理研究领域享誉国际的知名专家,在该领域做出了一系列原创性的工作,被加拿大政府任命为计算化学和分子光学领域的Canada Research Chair。他先导性的用量子散射理论很好的描述了分子光谱中的非微扰现象。在化学物理领域,他的有关用啁啾脉冲控制光化学过程的理论工作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该领域实验和理论工作的发展。利用超级计算机,他模拟预测了在超强激光场中出现的新分子,在分子中电子的动力学过程,解释强激光场中分子电离增强现象,以及通过新的激光成像技术测量分子波函数。他被认为是强场光化学和光物理这一新领域的先驱。他和他的团队革命性的结合新理论和超强计算技术引导着这一新领域的方向:如,激光控制和操控化学和物理过程。他目前发表了400余篇科学论文以及编辑了10本关于激光分子相互作用的书籍。他的科学论文已经被引用超过13000次,H-index 58。他曾获得了NSERC的最高奖-J. C. Polanyi奖(与P.B. Corkum共同获得),为了奖励他在阿秒科学领域的贡献。2012年获Officer of the Order of Canada(加拿大总督功勋奖)。除此之外,他还主要获得了洪堡基础科学奖以及魁北克政府颁发的最高科技奖(Prix Marie-Victorin)。

  阿秒(10-18秒)是研究电子动力学过程的时间尺度,利用阿秒脉冲可以研究电子动力学过程。高次谐波是产生阿秒脉冲的一个重要手段。Bandrauk教授在报告中讲解了在阿秒科学领域中分子高次谐波的产生与应用,比如能够反映电子电离和回碰的非线性动力学过程。以往人们主要用线偏振激光场作用产生高次谐波,而在圆偏振情况下电离电子几乎不能与母离子发生回碰,所以高次谐波产生的效率很低。Bandrauk教授巧妙的使用不同频率的双圆偏振激光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高次谐波的产率,而且能够产生圆偏振的阿秒秒冲。通过含时薛定谔方程的模拟发现,由于分子的低旋转对称性,在圆偏振激光与分子的相互作用过程中,主要产生圆偏振的阿秒脉冲。含时薛定谔方程的结果验证了电子回碰过程。结合双圆偏振激光的对称性和分子体系的对称性,可以产生不同的圆偏振阿秒秒冲。通过这些新型的圆偏振阿秒脉冲,我们可以获得阿秒磁场脉冲,从而为人们研究分子超快磁性和动力学对称性提供了新的工具。

责任编辑: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