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源协和生命医学奖颁奖典礼活动侧记

科学家应该站上时代的舞台

  • 李嘉程 (国科大记者团)
  • 创建于 2017-11-14
  • 204

  “大家对科学的重视是有改观的,科学由假说变成理论,最后到技术的发展,才会让百姓看到,所以我觉得无论历史和今天,科学都需要时间。”2017年11月11日,大会主席、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国科大医学院院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高福院士说道。 原科技部部长许冠华颁发成就奖的时候风趣地说:“施一公校长就不用我介绍了,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你可能知道施一公教授,但是你并不知道这次有国科大主办的生命医学奖有多么重要。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这位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者之一、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士出席了该奖项的启动仪式,并被授予了“生命医学国际合作特殊贡献奖。

001025_139667__20170402000044.jpg

詹姆斯·沃森

中国的诺贝尔奖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办“中国的诺贝尔奖”,当然我们是更着重于生理医学方面的,就要有这样的目标与自信心。我们中源协和存在一天,这个奖就会存在一天。就算哪天中源协和不在了,更名了,我们奖的名字是更不了的,还会有后继者来支持。这个奖我活一天办一天,我死了还有后继人,你放心好了。”中源协和董事长李德福接受采访的时候放下了豪言壮语。在被问及为何选择国科大为合作对象时,表示“这里是国内的权威,要比美国的哈佛还哈佛!不亚于清华北大!”他开玩笑道:“要不是因为年岁太大,我就来这里读博了。”

  中源协和细胞基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开展“生命资源”存储的企业,也是国内唯一一家以“细胞+基因”为主营业务,双核驱动发展的上市公司。这家企业重视和国科大的合作,也体现了科学家受企业关注的趋势。这个奖项目前是国内最权威的生命医学领域的奖项之一,未来也会继续发掘和嘉奖更多的医学领域的科研人才。

2.jpg

与会人员合影

漫漫追“星”路

  在颁奖典礼现场,我们看到了堪比追星的火热场面。施一公先生刚离开座位就被国科大学子们团团围住。作为学术偶像,他在国科大拥有数目不小的“迷妹”。施一公先生一边指挥大家站成一列,一边躬下身子扶住笔记本写下签名。拥挤的人群直到与会嘉宾合影环节开始,才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依依不舍散去。

3.png

施一公给学生签名

4.jpg

签名

5.png

国科大博士生孟同学

  “双十一对我没有太多吸引力。”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孟同学(培养单位:微生物研究所)说,为写文章自己已经辛苦工作一周了,第二天还要进行学术报告。虽然他曾参加过很多国际国内的大型会议,但作为一名国科大17级新生,第一次在国科大参加这么高层次的生命科学领域的会议,与各位老师的互动让他非常满足。他说自己平时涉猎面比较广,经常去参加一些学科交叉性的会议,使学习不局限于实验室的研究环境。多参加学科交叉的学术活动,一来可以拓展知识面,二来可以向杰出科学家们学习,让自己保持科研的动力和激情。还有不少同学表示,在“双十一”这天举行加如此高规格的学术交流,让这次会议成为国科大学子特有的庆典和狂欢方式。

中国学生总是勤奋聪明

6.png

学生与专家合影

  中国的科学家在国际上更加的到认可,这是不争的事实,是我们的前辈们自己争取的口碑。“ 中国的学生总是聪明勤奋,你可以看看董涛,一个我的中国学生,现在已经是一个牛津教授了。”Andrew James McMichael 教授是世界免疫学领域的杰出科学家、英国皇家科学院的院士、英国医学院的院士、牛津大学荣誉教授。更惊人的是他在《Nature》,《Science》上发过527篇文章,并被选为HIV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他在饭桌上取好餐盘,拿起筷子熟练地运用起来,“我有很多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他们完成了很多优秀的工作,像是2003年的SARS病毒事件中,我们一起完成了很多工作。”在午餐的时候,高福和james教授谈起曾在牛津的日子。两人感慨过去几年里中国在生命医学领域的进展惊人。“过10-20年,中国会成为生物医药领域的第一,我们需要非常努力地接近中国的科研速度,才能更好的合作,获得双赢。”james教授说。

科研乐趣无穷,激情使人年轻

  随着大众对科学的认可和重视,现如今中国涌现出更多的优秀科学家。在本次颁奖典礼中,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导师柳振峰教授和黄志伟教授同时获得了“创新突破奖”,这也是两位青年科学家的首次见面。

7.jpg

左为柳振峰,右为黄志伟

  柳振峰表示在课堂上和国科大学子的互动让他有很多收获。他寄语同学们,科研的乐趣是无穷的,希望大家潜心治学,发现自然界的奥秘。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黄教授则是第一次来到国科大,在这里领奖使他有一种认同感。当笔者问他怎么现场的杰出科学家们看起来都那么年轻,他回答说:“做科研,有目标、有激情,会使人意气风发,所以使人年轻。”

科学家应该站上时代的舞台

  大众们对科学的认识确实需要向施一公教授这样的学术偶像走出实验室,走进我们的生活。 “确实比以往好了,大家对科学的重视是有改观的。我觉得是这样,科学这个东西有时候让你摸不着也看不见,通常能看到的都是技术。当科学真正服务于人民了,要举例真是非常容易,比如说机器人的发明,微创手术,这些都是技术的进步。还有一个技术进步的典型是两弹一星,最早那些核物理的研究很古老,最后包括两弹一星、航天工程都是妇孺皆知的技术,所以对于老百姓而言这些看得着摸得见。但是技术的进步不一定是科学的进步,但是科学的进步往往需要时间,有时候辛苦做出来的东西被验证是错的,这就是科学。科学的精神在求异,而非求同,但在寻找的过程中很可能遇到假象,这就是科学自身的特点。但如果科学由假说变成理论,最后到技术的发展,那就会让百姓看到,所以我觉得无论历史上和今天,科学都需要时间。”高福在回答国科大记者团的采访时这样说道。

责任编辑: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