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窗外的风景

  • 湖北武汉外校 张楚玥 (中国科学院大学)
  • 创建于 2016-07-19
  • 3336

    我不是摄影师,无法用那些光与影的转换摄人心魄。我也不是文艺青年,作为一个语文成绩长期徘徊在110的标准理科生,我也无法用文字将一切描写得尽善尽美。但我依然渴望执笔,渴望用文字去描绘内心,这篇文章也因此而生。

    今天可谓是一路跋涉奔波,虽不能说得了“舟车劳顿”的十分真味,但总也有着两三分精髓尽在其中。长长的旅途中,我似乎总是低着头的。看书、看手机、吃饭……本就不坐窗边的我,更懒得探着头去张望那些千篇一律的绿色原野抑或是白墙小镇。

    也许是应了所谓的物极必反,当同座人起身离开时,我侧头一瞬望见了窗外,那是高铁正在开往保定。分明是近处的小山丘,一眼望去,确是云遮雾笼。依旧是满目的绿色,看得久了,便是生机也自成荒凉。那朦胧的雾气,哪怕明知是霾我也愿意称其为雾,将一切都散作了虚无。就像是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可望而不可及。说来也奇怪,雾是多么美的词,当光线射过时,总会有丁达尔效应带来的梦幻与迷离。我们却偏要冠之以霾。洁白的雾气被撕裂成了铅灰色的雾霾,就像一块巨石,沉沉的压在了我们每个人的心头。“烟笼寒水月笼沙”,我总是愿意将对雾的记忆停留于此。这样面对霾时,总也能带着一份自成的期盼去捕捉那转瞬即逝的美丽。

红砖

    自市区来到国科大的雁栖湖校区,又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在快要到达时,视线已不自觉的转向窗外,想要捕捉校园最初的景象。有趣的是,最先捕获我的注意力的不是我曾以为的花圃或绿地,而是那一幢幢由红砖砌起的低楼。说是低楼,也不过是与北京市中心的摩天大楼对比。

    似乎我与红砖的楼总有一种奇妙的缘分,小学、初中、高中,现在又来到国科大的校园,它们的建筑总是有着红色的砖墙。若说不同,大抵是砖的颜色,浅红、朱红、深红,不一而足。真要说起来,我是更喜爱青砖的。也许是红砖占据了我生命中太久的时光,让我对青砖产生了更深的、近乎执念的怀想罢了。但似乎只有红砖,才配得上校园、配得上似火洋溢的青春。

点星

    长达两个小时的班会在合影中结束,夜色已深。站在四楼望向窗外,教一楼的旁侧亮着路灯,白色的,柔和而坚定。当光线几经辗转射入眼中时,已成了重重叠叠的虚影。在这片被夜色侵蚀的大地上,耀眼却不张扬。那一刹那,我以为是天上的繁星倒映到了人间。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无边的黑暗了。外校的夜总是被灯火染得通明,就连夜映的苍穹都被染成了繁华的暗紫或深红。上一次见到这样的夜,似乎还是13岁时的年节,回到老家,望见了浩瀚的星空,深邃的壮丽让人无法言说。写至此处,想起自己竟未曾抬头看向雁栖湖的天幕,不由得惋惜,明日定是要补上的。银色的灯台倒影连绵,犹如萤火,又似繁星,涤荡人心。

    我不喜欢去那样刻意的寻找风景,而更期盼于刹那间的悸动,从来便没有所谓平凡,也许一转身,一抬眸,你便能与那些“窗外的”风景不期而遇。

 

(湖北武汉外校  张楚玥)

责任编辑:陈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