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科学和伪科学

  • 王廷瑜 安宁中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
  • 创建于 2016-07-22
  • 3582

     如今随着科普活动的兴起,科学已经成为绝对真理和高大上的代名词,凡任何观点只要扣上科学的帽子便可引来一些民众的追捧。然而“科学”市场一经壮大必然鱼龙混杂,一些披着科学外衣的伪科学便应运而生。作为建设国家的未来精英,我们有必要坚守冷静的心,明辨科学和伪科学。科学区别于伪科学,运用不恰当的笼统的概括大致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科学是谦卑的,而伪科学是自负的。伪科学常常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外表,他像慈悲为怀的圣人,虚构出自己普利众生的幻象,用平和朴素的语言吸引民众的注意。在民众惊叹于其光辉之后,就显露出自己的宗教色彩。为什么说伪科学有宗教色彩?伪科学信奉绝对真理的存在,它们出于不同的目的往往会鼓吹自己在某一方面的成果,并视这些成果为金科玉律不可动摇。如同老师发给我们的思考题中,那个鼓吹活性中药浴疗法且癌症治愈率百分之百的专家。相反,私以为科学是谦卑的,它不会拘泥于自己现有的理论,总是力求寻找更加合理而符合观测事实的理论。科学不会沾沾自喜,他可能有时外表冷酷,艰深晦涩的语言下无形中与群众树立起一道门槛,但它的内心始终保持着朴素的怀疑主义倾向,不断地检验和推敲自己的理论。第二,科学是经验的,伪科学是超验的。科学理论的得出依赖于对客观事实的观察和思考,科学本身就是为了更好地描述这个物质世界。(请注意,哲学并非科学!我们不考虑哲学上的二元对立)科学家往往在艰辛的观察和推理之后才把宝贵的经验熔成硕果累累,而伪科学则轻松得多——它们可以白日做梦,发挥奇特的想象构造一个美好的世界。这对大众固然充满诱惑,比起一些残酷地揭示人类渺小的科研结果,谁不愿意相信伪科学营造的美好世界?但梦境中的诺亚方舟毕竟只是虚幻,乌托邦总会因为现实的残酷而破碎。脱离了经验的构想只是泛善可陈的空中楼阁。第三,自然科学是可证伪的,伪科学是不可证伪的。请注意此处科学的范围被我刻意缩小为自然科学,为什么?因为社会科学的很多理论也不具有可证伪性,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成为科学。鉴于国科大是中国研究自然科学的最高学府,我们着重考虑自然科学在这一方面同伪科学的区别。伪科学非常狡猾,它们可以提出一些超验的理论,巧妙地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比如某人声称一切支配物质世界运行的规律都由一个名叫王廷瑜的神规定并操作,这个神如同上帝一般,常人无法感知,except him。我们既不能找到这个神存在的痕迹,又无法证明它一定不存在。(因为它是超验的!)因此我们无法证伪这一理论。而自然科学的理论依赖经验,比如我认定氦没有固态,你只需找出固态的氦便可以推翻我的理论,因此自然科学是可证伪的。并且,证伪自然科学理论时我们依赖客观理性,正如工程热物理研究所的那老师介绍,时间、操作者和地理坐标是实验的无关变量。换句话说,在其他条件一样的前提下,实验结果不会因实验的时刻、操作者地点的不同而不同。也就是说自然规律具有齐一性。

    科学区别于宗教,便在于其勇于自我否定的精神。然而认识到科学之严谨和求实之后,我们切不可盲目崇拜科学。记得前文提到的吗?科学已经成为绝对真理的代名词。如果科学被奉为绝对和唯一真理,它就将成为另一个宗教,人称科学教。科学如果舍弃了自己自我否定的精神,换上大主教的皇袍,令民众对其唯命是从,又与多年迫害人类的教会何异?汪景琇院士在演讲中也承认,有众多谜题科学界仍未攻破,我们的科学相对教会的确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距离人类究竟自然真理的本能还相去甚远。对科学进行不断的检验和优化才是正确的态度。一味追求理性也绝非现代人正常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可否认艺术生活也是生活的重要部分。人毕竟是不完全理性的动物,强迫自己完全理性只能是揠苗助长。科学只是人类描述世界的一个视角,谁又能证明文艺作品对世界的描述毫无意义?科学和艺术在描述世界方面本身就是平级的关系,大家没必要沉迷于科学而无法自拔。

(王廷瑜 安宁中学)(王廷瑜 安宁中学)

责任编辑:白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