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虎之恨

  • 李宇轩 北京八中 (中国科学院大学)
  • 创建于 2016-07-23
  • 3314

        看到一只虎。高大,威严,很美。毛发纯净而整洁,让人忍不住去抚摸。

        可惜,不能够。

        即便能够,也将无法从这躯体上感受到生的律动。皮肤上的温度,肌腱中的强韧,血管中的奔涌,都不能感受到了。

        因为这是一个标本。

        虎的首被摆成进攻的姿势,双目睁大,尖牙尽露,像是在怒吼。是在示威吗?是在像谁示威呢?

        我突然很想知道虎是为何而死的。想知道,这美丽的生灵,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面对了什么。是面对了什么遗憾?抑或是什么都没有面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看着腐朽的肉身渐渐远去?

        我不敢想。我愿意相信,人们在广袤的荒野中发现了这只虎。人们收起他的尸骨,人们膜拜他生前的英武。

        我走过这只虎。不远处是濒危动物展厅,入口处摆放了一个巨大的玻璃橱窗。橱窗中央是一张美丽的毛皮。橱窗旁写着:海关罚没。这是一张虎皮。

        虎皮被裁剪过,已难辨这只森林霸主曾经的形象。唯有虎首的轮廓依旧清晰,勾勒出一副狰狞的面相。

        我看着这张虎皮,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虎是如何死去的,我心里知道答案。其实,是不是如此都没什么关系,因为还有千千万万的虎标本安放在博物馆中,还有千千万万张虎皮流通在黑市。人们已经造下了太多杀孽,早已不在乎这一只的多少了。

        我走回到虎标本前。虎向我怒吼。我知道虎恨,恨自己太弱小,什么都无法守护,如此轻易地失去了生命。我恨,恨人类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恨人类失去了仍不懂得珍惜。为何保护濒危动物难见成效?因为在这里我们保护着濒危动物,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我们制造着濒危动物。我们已经承担了祖先犯下的罪孽,为何还要让我们的后人延续这因果?

        我与这虎四目相对。虎的眼眸中,看不到生命的神采。

        放下猎枪,还不迟。(李宇轩 北京八中)(李宇轩 北京八中)

责任编辑:白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