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关于干细胞伦理问题的一点看法

  • 郑奕  北京市第二中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
  • 创建于 2016-07-23
  • 3427

    今天参观中科院动物所,我对干细胞所涉及的伦理问题,有了些看法。

   “人造人”弗兰肯斯坦本来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最后却发展为一个社会秩序的破坏者,一个魔鬼。雪莱的《弗兰肯斯坦》描述了人们对于制造生命的疑惑于恐慌。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我们已经不得不面对类似“克隆人”这种伦理问题。由于技术的限制,我们还没有到解决“克隆人”的时候,我们只能利用干细胞。然而,对于看似可以制造一切生命的干细胞,我们应该怎样做呢?

     刀在厨师手中做出美味佳肴;刀在勇士手里行侠仗义;刀在罪犯手里无恶不作。同理,干细胞也是一把双刃剑。因此,我们要明确干细胞的用途,从根本上避免问题的产生。目前,干细胞主要用来治疗人类疾病。伦理道德的问题产生,只限于人类的范围,对于动物的克隆并没有任何限制。我国也规定不许克隆人类。因而,只要保证研究干细胞的最初目的是正确的,没有任何模糊不清目的的,就可以利用好干细胞。

    目前,社会对于再造生命的质疑,主要是由于知情权不够,人们不理解,所以不接受新科技。转基因技术,现在在中国就遇到了难题,因为刚最初产生这项技术时,对民众的科普不够,对产品的影响,研究不够。民众实际上并不在乎这项技术的理论,只在乎结果。然而结果存在质疑,于是,转基因技术越来越不受欢迎。干细胞技术应吸取转基因技术的例子,趁早进行科普,是社会意识到这项技术的好处。也应该全力研究,确保技术的安全性可靠性。

    不管多么高度重发达的文明,人的思想一定不会是统一的。因而法律产生来保障多数人的利益得以施行。在对干细胞的研究中,国家应当设法律来监管。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这样做,再加上舆论道德的导向始终统一不变,才得是干细胞技术安全的发展,科学家们静心的研究,病人们得到有效合理的治疗。

    干细胞造福人类是考个体与社会同时自觉,外加条件进行监督管理情况下得以实施的。干细胞的发展还很远,道路还很艰难,这需要不管是科学家还是非科学家的共同努力!

(郑奕  北京市第二中学)(郑奕  北京市第二中学)

 

责任编辑:白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