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质疑!科普为启动新的反应

  • 文字/田慧娟、华雪、陈俊佑 图片/杨天鹏、李玉轩、林德坤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19-07-19
  • 1394

  “强烈的太阳活动为什么会对长距离输电及输油管道造成破坏?”来自河南潢川一中的杨文野带着汪景琇院士向大家提出的问题听完了讲座,并第一个举手站起来正确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位喜欢在下课之后看星星的男生觉得天上的东西很奇妙,法国天文学家、世界著名科普作家C.弗拉马里翁的《大众天文学》是他最喜欢的读物。

  为了丰富同学们的科学知识,让同学们近距离感受科学家风貌,每年的中学生科学夏令营,国科大都会请来院士为高中生做科普报告。7月18日上午,两场院士科普如约而至。一场由理论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导师、本科生学业导师欧阳钟灿院士带来的《围绕手机的五大科技发明——近五年工程诺贝尔奖漫谈》和一场由国家天文台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大学资深讲席教授、本科生学业导师汪景琇院士带来的《谈谈太阳活动及其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影响》。

 

回答问题并提问的杨文野

 

一场科普讲座的因缘际会

  讲座开始前,欧阳钟灿说他最近收到了一封恳请他做学业导师的学生邮件。邮件寄件人是2019级国科大本科新生花祝同。高中就读于江苏省姜堰中学花祝同在听了一次欧阳院士的科普讲座后,便立志将来从事理论物理研究,去年参加了国科大的中学生科学夏令营,今年如愿收到了本科新生的录取通知。

 

欧阳钟灿院士

 

“为什么要做科普?是为了启动新的反应”

  离讲座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浙江金华第一中学的夏凌豪早早来到会场,听说两场讲座是由院士来讲,他显得有些兴奋。“院士给高中生做科普报告,令人敬佩,让人期待。”事实上,院士给高中生做报告在国科大并不稀奇。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以来,汪景琇院士就曾先后到陕西、福建、湖南、江苏、辽宁等多个省份为高中生们带去了20多场“春分工程·青少年科普专项行动”的科普报告。

  为什么要做科普?“是为了启动新的反应。”欧阳钟灿院士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日本德岛大学的中村修二在一次东京工大副教授的科普讲座后向教授提问,“半导体领域还有没有没解决的问题?”教授告诉他“蓝光LED”,他默默记在心里。德岛大学在日本算不上著名高校,中村修二硕士毕业后便到“日亚化工”做了一名技术员。在那里,他把心里存放的“蓝光LED”想法又拿了出来,并且实现了全世界大学教授都没能完成的科研突破。并在2014年10月7日,和赤崎勇、天野浩因发明“高效蓝色发光二极管”共同获得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中村修二的成功,我觉得有一部分要归因于科普报告,在东京工大副教授的讲座后,他提出了那样一个问题。”在欧阳钟灿看来,科学研究和科学普及是科学家必须要履行的责任和义务。英国很早就有科普传统,从牛顿时期起,英国皇家学会在每年的圣诞节都会向大众做“科普”,介绍他们是在做什么。这传统延续了几百年。“不是知识差才做科普,知识要很深才能做科普。”欧阳钟灿说,“我很喜欢做科普,这样可以把我的想法和知识传递出去,在这个过程中也认识了很多喜欢做科普的教授、专家,我们一起吸引更多的人走向科学。”

汪景琇院士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国科大前身)首届研究生,他说:“那时候给我们讲课的是李政道、彭桓武,基础教学太重要了。”正是有感于此,汪景琇自己非常乐意从事科普工作,希望能够影响更多的年轻人,从事科学研究,并希望青年学子能够扎实学好基础学科。

“中学生思维活跃,没有约束与成见,富于想象力,应该在这时候就给他们一些启发性的东西,让他们爱上科学,学好科学,这是我身为国科大教师的责任。”汪景琇表示,中国要实现百年科技强国,“到了2049年,就要靠他们了。未来的学术条件更好,科研责任也更重大。我们需要培养出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大科学家!”这也是他每年坚持不懈做科普讲座的初心。

 

科学界需要领袖人物

  汪景琇院士的讲座结束时已是中午12点多,但仍有七八个同学意犹未尽,继续围着汪院士提问。来自北京八十中学的王一霖问完一个问题后默默的重新排队又问了一个问题,他在提出有关“太阳的空间立体观测”的问题时,汪院士立马说“这个问题我们8月份开研讨会就准备讨论”。在王一霖的心中,科学要有质疑,质疑基础是自己先学好知识。汪景琇介绍说,他每次讲座的内容都不是一样的,他会把学术界最新研究加进去,让学生们知道现在科学家们在做什么,“基础打好以后,多了解科学的发展历史跟前沿方向,真正做到会独立思考,又有勇气探索,不迷信权威,——我们的科学界需要领袖人物。有了一个哥白尼,推动了多少学科知识的发展?”他欣喜于同学们不断提出的问题,又因为时间所限无法全部展开解答同学们的问题而道歉。

汪景琇院士

  欧阳院士对于今天同学们提出的问题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说,“提问就是交流。其中一个同学提到了4G、5G,这是最新的知识,而我刚好是这行的,我就可以告诉他,其实4G、5G甚至包括3G在科技概念上都没有很大的基本变化,只是速度不同。”还有个同学提到了蛋白质折叠驱动力,欧阳院士说,他提的问题也很好,我是做交叉学科的,这个问题我就可以回答。提问蛋白质折叠的西安市铁一中学刘博文感慨道,“欧阳院士的讲座和知识储备量都让我意识到我离科学还很远,但无形中也推我向科学更近了一步。”

讲座结束后营员向汪景琇院士提问

 

任何层次的科学都是美的

  “我觉得最美的科学就是在维度最大和维度最小这两个方面。”回答完汪院士问题的杨文野这样表达着对科学之美的感受。昨天刚参观完国家纳米中心的他,今天在讲座中又触碰了整个天体,这种极小与极大的科学之美让他感觉非常震撼。对于科学的美,汪景琇有自己的看法,他说,任何层次的科学都是美的。陈润生院士研究人类基因的编译法,开展对疾病的防范,也是很美的。对于同学们提到的科幻小说,他说,科幻很重要,科幻通常是引导进一步的科学探索,科幻也是一种美学,好的科幻小说不好写,它不违背科学原理,又给人一种美的享受。科学总是美的,它既是有用的,又是美的。“像绿色的草场和原始森林,太阳的米粒,黑子和高雅飘逸的日珥呈现着大自然纯粹的美丽,给予那些致力于研究它们的人们以美学的欢乐和科学的挑战。”汪景琇引用加州理工学院教授的一段话来呈现他心中的科学之美。

  “理解我们的家园、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理解宇宙的美丽,有志气、有勇气和有能力攀登世界科学的高峰,为实现我们百年科技强国的伟大目标而奋斗!”这是两位院士对未来青年共同的期许。

营员代表向两位院士表达诚挚谢意

责任编辑:高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