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成为一个完全的人——张云菲(江苏)

  • 张云菲 (营员)
  • 创建于 2019-07-18
  • 1205

  暴风雨后的阴凉。

  走向食堂的路上不经意地瞥一眼公告栏上的海报,艺术讲座,管弦乐,歌剧……不禁感叹,国科大不但科学研究顶尖,在文化底蕴方面也绝对优秀。

  一路车程终于来到国家动物博物馆。

国家动物博物馆

1班合照

  我们一行三人从负一楼开始参观。一路上有无脊椎动物展厅、动物多样性与进化展厅、国门生物安全展厅、濒危动物展厅、鸟类展厅、昆虫展厅、蝴蝶展厅以及两个摄影展:“生态中国,美丽家园”中国野生动物保护生态摄影作品展和“冰冻星球”极地动物摄影展。

  各类模型、标本自然琳琅满目。

贝壳标本

远古时期动物模型

大型动物模型

鸟类模型

蝴蝶标本

藏羚羊通道模型

  还有一些让人忍俊不禁又让人为之一振的摄影作品。

熊猫

忘记什么猴子了

北极熊

座头鲸

  通过展览,每一位参观者都能够近距离地欣赏到高水准的野生动物摄影作品,不仅能够领略到作者在作品中蕴藏的爱心和情感,更能感受这些作品带来的心灵深处的震撼和美的感受。

  有趣的是,这个博物馆并不是简单地陈列标本与模型,或是枯燥地“科普”。在这里我还看到了动物与文化的完美融合。如用形似数字和字母的蝴蝶翅膀图案拼成的一只大蝴蝶,中国蝴蝶文化介绍,以及古今中外动物与文学艺术的结合。

蝴蝶翅膀的图案

  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的确,学习仍是在大学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但更重要的,就像昨天马叔说的一样,是成人,做一个完整的人。马叔又说,理科生没有理由学不好文科。所以生物虽然是一门理科,但研究员们仍心系动物与文化的关系,丰富科学与艺术的联系。这点在下午严加安院士的讲座中有着更明确的凸显。

  短暂休息后步行至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走进大楼,学术气息扑面而来。同学们坐在开放环境中仍然专心致志,随处可见的黑板,排列整齐的白粉笔,典雅大气的数学家画像或照片,无不显现出研究院中每一个成员对科学真理的热爱,对为人类做出贡献的热情。

数学家们的风采

  接下来便是严加安院士的精彩演讲。映入眼帘的题目让人不禁陷入沉思——科学与艺术。

严加安院士

  严加安院士从“大道至简,大美天成”、科学和艺术、素质教育、数学教育等话题展开这次演讲。严院士说,他自己心目中的科学和艺术就是大道至简,大美天成(Deep theory is extremely simple, great beauty is fully natural)。科学和艺术都追求普遍性和永恒性,追求“真”和“美”,都需要激情,有共同的美学准则。李政道先生在给柳城《电影三字经》的序言中写道:“我一直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科学是人类认识世界与表达世界的不同道路,这两条道路并不是楚河汉界,也不是泾渭分明,更不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恰恰相反,这两条道路通向了一个共同的高峰:真、善、美。……艺术兴趣使科学家感性灵动,热爱科学使艺术家深邃博大。”

  严加安院士这一番言论当然不是虚的,他本人的艺术素养也是极高的。看看他展示自己的书法作品便知晓了。

大道至简,大美天成

诗词作品

书法作品

  我联想到我高中的数学老师。他的数学水平很高,同时也是一个风趣而有情趣的人。他经常会在课上分享他最近读书所得,有时又会写首诗鼓励我们。他也曾说过:“如果我没有数学之外的钻研,你们所接收到的知识也会和现在大不一样。”这两位我崇敬的老师观念是相合的,即科学与艺术不仅不矛盾,反而相辅相成。

  大学时期我们要做些什么?我们要问自己:一个人,怎样成为更好的人?大学阶段,要努力地确立一个信念,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大学是个求道的地方,这个道,不仅是包括知识,还包括做人的道理。在大学,每个灵魂都应走向它最渴望的姿态,践行大学教育最初的目的,学着去成为一个完全的人。

  今天是我收获颇丰的一天,我重新思考了大学阶段的任务及目标,和自己想要成为的模样。

超级计算机

张云菲

 

责任编辑:表奕,张成艺,朱元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