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员随笔】离科学最近的殿堂——党彬菲(云南)

  • 党彬菲 (营员)
  • 创建于 2019-07-19
  • 1233

  “三十年后的你会是什么样子?”

  “我会成为一个科学家!”“我会成为一个宇航员!”……

  曾几何时,那些儿时信手拈来的构想、天马行空的畅往,那些点亮夜空中的星的灵光,那些纯粹而干净的愿想,在日复一日的与纷繁世界的交流中,渐渐淡了。

  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那些为了一个艰巨目标,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几十年的电工学家们,仅为一句:“科研固然是件枯燥的事情,但当你完成了一个目标时,那样的满足感无可比拟”而奋斗终身的坚定。

  是核物理学生们,面对一组又一组枯燥的点状数据时,能说出“或许你在人类科学史上的贡献不足毫米,但那些已经足够支撑着你熬过漫长岁月了”的从容。

  是动物研究所中一个又一个精确至极的动物分类之下的付出。

  是纳米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们,介绍观察工具时,如孩子般的兴奋与爱护。

  那些纷杂多样的脸尽同一地汇成一句话:为热爱与信仰而活。

  国科大

  离科学最近的殿堂

  是为远方,亦作归途。

责任编辑:表奕 / 张成艺 / 马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