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永淼为经管MBA学子讲授数据要素跨境流动与数字经济全球

  • 文/王艺燕 张茜 图/王艺燕 张茜 (经济与管理学院)
  • 创建于 2022-05-24
  • 271

  5月20日晚,经管学院MBA特色课程《杰出科学家系列讲座》与同学们云上相约。经管学院院长、中科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洪永淼为大家带来主题为“数据要素跨境流动与数字经济全球化”的精彩讲座。

  在数据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跨境数据流动正在成为连接全球经济的纽带,大大拓宽了传统经济全球化的广度与深度。中国无疑在过去40年的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受益良多,但不可否认,全球各地也存在着各种“逆全球化”现象。

  那么,中国在今后30年能否继续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之一?中国能否引领经济全球化?

  数字经济是以计算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为基础进行生产、交换、消费等各种经济活动的总和,主要包含两个范畴: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

  洪永淼从规模性、易用性、可及性和复杂性四个指标来衡量国家数据资源。综合来看,中国的数据生产总值在全球排名第三,在数据总量上具有相当大的优势,但数据的可及性和复杂性处于全球末端,需要在“新基建”过程中重点关注。而将中美两国的数字经济发展现状作对比,发现中国在多维度还处于“迎头追赶”的阶段,中国的世界级数字平台数量、核心数字产业发展情况、全球大型数据中心分布等均落后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中国参与并引领数字经济全球化的进程。

  洪永淼指出,在数据经济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全球数据量呈爆发式增长,数据的自由流动不仅成为国家创新的催化剂,也成为了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新动力!数据的跨境流动在一定程度上将重塑全球劳动力市场,影响全球产业链,催生数字贸易新业态。但中国也会在数字经济全球化浪潮中面临诸多挑战。首先,中国作为发展中经济体,在数字服务贸易中不占据支配地位;其次,数字平台在不同程度上损害了广大消费者数据的主权价值;第三,网络安全问题不仅为中国居民带来巨大风险,跨境数据流动更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第四,美国、欧盟、印度等国家/组织通过管制政策、数据监管、数据流动限制等方式限制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且部分国家的数据本地化政策限制了数据跨境流动。

  洪永淼从十个方面指出加速推动跨境数据流动的方式:

  一、发挥政府作用,加速新基建,增强在境内外的数据收集、存储、传输、处理能力;

  二、发挥市场主体作用,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大数字科技企业;

  三、加快建设数据要素市场,促进数据交易,发挥其发现数据价值与价格的功能,加速数据流动;

  四、构建技术与制度并重的数据安全管理模式;

  五、清理不必要的设计跨境数据流动的各种政策与法律限制,发挥自贸区和自贸港先行先试作用;

  六、对涉及国家安全、经济安全、核心科技、战略产业发展、个人隐私等数据资源实行分级分类分区分国别监管方式;

  七、主动与不同国家、不同区域集团签署不同层次的跨境数据流动双边或多边协定;

  八、主动向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开放数据,培训未来数字经济全球化增长点;

  九、发挥中国作为数字经济大国优势,积极参与并引领跨境数据流动的国际治理;

  十、坚持系统思维,在发展与安全之间、鼓励创新与保护消费者权益之间、推动经济全球化与防范风险之间,取得最优的动态平衡。

  讲座尾声,洪永淼再次强调,全球化的时代已经来到新阶段,跨境数据流动将对数字经济全球化发展起到关键作用。数据要素固然重要,但也使得中国在发展中遇到很多挑战。我们应该清楚认识到中国在数字经济、跨境数据流动上的优点、不足以及改动空间,在保障国家安全的前提下,主动拓宽数据开放范围,加快跨境数据流动,在全球竞争中进一步发挥人口优势与规模优势,积极融入并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

责任编辑:刘虹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