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好一天就是过好一生

  • 文/水生所 sweet 甜 (武汉分院)
  • 创建于 2020-12-15
  • 1441
  年末的我,处在忙碌的找工作与毕业的双重压力下,试图在高强度的工作与情绪反复中寻找一个出口。说实话,我不知道明年的我会在哪里,做什么,会变成什么样。
  有很多时刻我还是想紧紧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想有人告诉我说,就算把事情搞砸了也没关系。然而过去几年昏天黑地的日子告诉我人会为自己愚蠢的信仰和廉价的依赖付出惨痛代价。那时候觉得人生真的,好漫长啊。
  在这其中,我有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遵守的社会准则,我信仰的观念,我所坚持的到底对不对,我可不可以成为我,只是我而已。
  《神的游戏》是我听张悬听的最多的一张专辑,里面有一首歌叫日子,听说这是她最喜欢的歌。因为喜欢所以没有拿去推广当作主打。她在里面写,我们像所有人一样谦卑,忙碌与分别。走出家里,走在日复一日的大街。

  各自无言,彼此看见,只剩喜悦。

  #1

  如果你关注这个更新频率及其不稳定的公众号很久的话,你会发现其实最近几年我都挺惶恐的。那些负面的,跟丧沾边的,乱七八糟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情绪,从成年之后似乎从没和我长久分别过。

  后来我想这大概就是成年人的常态,或者说不是我本身想这样。我们提起普通人这个词的时候,总觉得是一个模糊没有画像的群体。我们总说长大之后逐渐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的事实。可是当和别人聊起之前普普通通的那些年,又觉得记忆翻涌,过往岁月浓墨重彩,没办法用三句两句概括。

  黄磊说过“人永远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人往往会失落于之间的平衡,这个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他引用木心的一句话,我们要 “一天比一天柔肠百转地冷酷起来。”这种冷酷是特别好的,你能做到的只能是让自己珍惜身边的人,却没有办法强求别人以和自己一样的态度。
  最近看《令人心动的Offer》被杨天真圈粉,她讲过一句话,她说如果你的预期是全世界都爱你,那你就会永远难过。人永远想要更好的,可每一盆生活的冷水后面还有一盆更大的等着你。
长大是一件扫兴的事情啊,你会活得越来越平静,从一开始对各种事情跳脚,对背后窃窃私语的人耿耿于怀,到最后通通变成I don't care. 中文意思就是关我啥事。

 #2

  很多人都说:
  “成年人的世界,快乐是真的不快乐,痛苦是真的痛苦。”
  即使是再厉害的大人物,都会经历人生中凝满冰霜,灌尽风雪的时刻。
  生命可能是无法以自身的力量成功地圆满,而被创造出来的。好比花,就算将雌蕊与雄蕊聚集,也不足够。它需要昆虫与微风的造访,连系起雌蕊与雄蕊的关系。生命本质上,就包含重要的匮乏,并因为他人的存在而圆满。然而我们彼此,对于自身这份重要的匮乏,毫无觉察,也未曾被告知。”

  很想引用一下Helen Fisher的一段话。

  A huge part of our life is all about some suffering. It's just a matter of whether you want to suffer by yourself or you want to suffer with someone. 

  #3

  前段时间李雪琴很火的时候,我去看她的脱口秀,抛开那些她和王建国的段子我最喜欢这一句。

  宇宙都有尽头,北京地铁没有。

  我觉得她真是个诗人。

  可是李雪琴也不快乐。别的脱口秀选手在台上讲的眉飞色舞,她总是丧丧的。GQ采访她的那篇报道的标题是: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

  在上周飞兰州的南航飞机上,前排座位放着它们的宣传册,不厚不薄刚好陪伴我整个高空的信息空白期,它上面提到了一个名词“内卷化”,如果一个人感受到人生停滞不前,甚至出现下坠,最终陷入不知何时休的重复人生,就说明他可能被内卷化了。
  整个2020年,人们都被焦虑包围着,最早是因为清华一个学生边骑自行车边看电脑。大家本来都没有焦虑感,一旦有一个人开始这样拼命学习,剩下的人不努力就无法抚慰心中的焦虑感。从小镇做题家到清华卷王,“宁愿累死自己,也要饿死同行”。现实生活中好像也是如此,我们本可以有除过科研之外更丰富的生活,但是大多数人死熬在实验室哪怕工作效率极低,我不否认产出与付出的时间成本成正比,但是,人生非要仅此而已嘛?

 #4

 年轻的时候总认为建立「自信」的前提是擅长认知范围内的大部分事情。后来因为不擅长所以自卑和丧气。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弱点。遇到毫无把握的事情和实力强劲的对手,先不要逃。这也是目前遇到的困难让我明白的,逃避可耻也没有用啊,迟早都是要面对的。

  我们这一代的困顿在于凡事要求等额回报。认为自己付出的东西总得收获点什么payback。把自己付出的时间,精力,还有为此产生的情绪波动统统换算成等式。而大部分的现实是,有的人获得了超额回报,自己连等额回报也没有,等式右边是一个空洞的零。

  我妈跟我讲:一时的困顿不要过于焦虑,过几十年看什么都不是问题。当时再浑浑噩噩彻夜难眠,之后想起来也不过是记忆里模糊的一年。人生太长了,得意和失意都是一时的。而且失意是常态。

  我现在当然不会讲什么“所有的困难都是人生的财富”之类的话,如果把选择权放在我手里我肯定选最流畅顺遂的那一条,没什么好犹豫的。而且我才不会违心的讲什么感谢苦难,吃亏是福,我只想衷心地,不自欺地,以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活下去。

  #5

  一个月只有4个周末,只要其中有一个周末能做一件让你很快乐、有记忆点的事,这个月就能在期盼和回味中好好度过。

  好好过一年只需要12件这样的事而已。
  因此我想,快乐的生活的确是可以由自己建造的,尽管会需要长久的时间和努力。
  有这样一类人,他们也许不是最幸运的,但是在人人事事中,始终坚持认真生活着。受到过挫折,但没有放弃自己对世界天真的信念。默默地承受、应对、努力、怀抱希望。他们不是因为生活在乌托邦里才有着干净的心,也不是因为无知才简单生活。
  他们是因为洞察了人间的苦难,但是选择构建一个单纯的自己和自己的小世界。因为尝过痛苦,所以深知“珍惜”的意义。
  在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因为心中小小的、美好的愿景,埋头一点一点建构自己想要的生活——接近一些人,舍弃一些人。直到那个让自己快乐的生活慢慢从空气中露出雏形。
  这需要意志坚定,不贪不痴。
  我看见过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就是看到这样的人遇见彼此,然后从那以后彼此守候。
  “是星星,不会照耀,但无论在什么样的夜里,一回头,都能看见它们在夜空中一眨一眨。”
  #6

 “你那么憎恨那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我想这些有能力复杂却选择了简单的人,都深知这句话的重量。
  有人在天边,有人不值得。

  关于未来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宏大的愿望了。就好像我十几岁的时候肯定想不到二十几岁是这样的。
  把每天都过好就行了。
责任编辑:脱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