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人文修养系列讲座第13讲——科学走出书斋和密室

  • 文/陈肖婷 图/徐月 (国科大记者团)
  • 创建于 2014-12-24
  • 2852
吴以义在讲座中
全神贯注的同学们
吴以义认真回答同学问题

12月23日19时,来自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吴以义教授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路校区阶一2教室举行讲座,此次讲座的主题是“化学元素发现简史:大尺度的分析”。

“科学不是从技术发展起来的,科学与技术是两个方面。”讲座伊始,吴以义教授如是道,“科学带来的是认识世界的能力,而不是模式。科学是一个理解,而技术不需要理解也可以应用”。这些朴实的语句无不在告诉听众,搞科学不能胡思乱想,而要以严谨、认真的态度搞科学。

吴以义以化学早期发展史为例阐述“科学发现是不断思考、深入的过程”——“近代化学之父”拉瓦锡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创立氧化学说;之后科学家划时代的利用光谱发现铯;门捷列夫发现并提出元素规律;紧接着镓元素的发现有力证实该规律。化学从此成为理论科学,而科学成熟的标志是理论主导科学。

之后,吴教授详细讲解“化学元素发现的编年研究图表”——元素的发现有三个高峰——氧化学说和牛顿的物质理论、电化学和光谱分析以及人造元素和核科学。这些高峰期无一例外的体现出不断地吸收外来学科知识能够推动科学发展。“身为一个科学家,要同时兼顾整体和部分之间的关系;做大师,一定要有高瞻远瞩的态度。”

“就像库仑定律是由万有引力定律类比得到,科学最高的境界亦如此——即要有‘科学直觉’。”吴以义再一次解释,“在现代科学界,没有良好的系统的教育,没有理论的指导,很少能够成功。只有进入优秀的团队,具有足够的科学资源,看那些大师们是怎么考虑,从而熏陶出自身科学直觉,最后达到直觉是靠直觉把握的境界。并且要有团队精神,多与别人交流,自己一个人做是达不到大师水平的!”

讲座结束,同学们踊跃提问。有同学问道:“教授您刚才说,直觉是靠直觉把握的,请问直觉是有基础的吗?我们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培养直觉?”吴以义笑着回答:“是的,直觉是有基础的。虽然科学系统不排斥外来的概念,但是科学是高度保守的。就像你考试做题一样,如果不按照课本回答问题,你的答案就是错的,这就是高度的保守训练。而高度保守训练是让你从中培养直觉。就像苏步青曾说‘当你做够五千道题的时候,你的直觉就来了。’因此直觉和严格训练是有密切关系的。他又以中学平面几何辅助线的发现为例说明创造性思维的出现时有逻辑性思维的中断;学习阶段用来培养逻辑性思维,当思维水平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创造性就会被激发,从而发现更多的知识。”谆谆教导让同学们深受启发,至此讲座也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主讲人简介:

吴以义,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博士,宾夕法尼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社会学博士后,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科学史大师吉利斯皮的弟子,亦受教于思想家库恩、数学史大师席文。从事西洋和中国科学史研究,著有《库恩》、《牛顿》、《海客传奇——中国人眼中的维多利亚科学》、《溪河渊源》、《从哥白尼到牛顿:日心学说的确立》。在美国和中国的大学长期教授《世界文明史》课程。

延伸阅读:

“艺术与人文修养系列讲座”创办于2014年9月,是中国科学院大学为培养本科生人文修养、家国情怀而设置的公共必修课程,包括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科学文化三个专题。讲座邀请北京地区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在艺术或人文领域有造诣的专家学者做主讲人,致力于国科大本科生艺术与人文修养的提升。

 

责任编辑:陈俊佑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