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笔

寒泉之思

  •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

    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徐再思·《水仙子·夜雨》

    十年前,靠着寒窗苦读得来的一纸录取通知,我离开了汉武帝为彰显大汉帝国的"武功军威"而得名的武威城。多少个黑夜白昼的努力,终于让我生出了一对有力的翅膀,可以飞向辽阔的未知天地。那些寒窗时光里妈妈的唠叨和管教,也终于随着车窗外的景色离我越来越远。感叹校园美丽的同时,自由和新鲜感更是给予了我无尽的澎湃感受,仿佛这里的一阵清风都载有甜美的味道,我坚信在这片沃土上可以成就更大的梦想。一时间,我的身体里仿佛拥有征服一切的惊人力量,自己一个不经意的喷嚏都能够掀起另外一个半球的巨大海浪。四年时光,我不闻曾经扎根的故土,不闻对自己牵肠挂肚的妈妈,心里唯一承载的就是校园之外那个即将因为我而风生水起的事业。而此刻的我并不能预见前路多坎坷,更不能预见成了他乡客,掩埋不住的就是对母亲和故乡的思念。

    四年之后,校园大门如约敞开,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扇扇紧闭的大门,任凭我使出浑身力量,也无法用自己手中那块小小的“敲门砖”砸开一丝缝隙。迷茫和挫败之后,剩下的只有找人哭诉,而自尊心筛选之后的号码只剩下唠叨的妈妈。电话那头,亲切如在耳畔,不变的是鼓励,更多的则是怜惜和惦念。

    为了弥补事业的失意,我又走上了武装自己的科研之路。深造的过程难免坎坷与挫败,每逢此时,微微成熟的心智让我开始更多的思念家乡,思念妈妈。难得假期,我老早就订好回家的车票。边缘小城发展真快,但远处的祁连山仍旧苍黄,万里高空仍旧湛蓝。一座城,一道门,一桌菜,香味扑鼻而来的刹那,仿佛回到碧玉之年,那是我最怀念的日子,却也是最触不可及的时光。妈妈又添了皱纹,但她的眼中闪耀着永不老去的温柔。寒暄之间,她不禁追忆过去,也试图用笑声掩饰自己的怀旧和忧伤,这些是否代表她在垂垂老去?而立之年不该有太多感触,可我开始怀念曾经百无聊赖的日子,那时至少可以陪在妈妈身边,等着她下班,为她打开家门是不可替代的幸福感受。可如今忙忙碌碌,短暂的假期都不够吃完日日思念的妈妈菜,那扇家门的背后留下的只剩妈妈的望眼欲穿。离别的时光太长,长到能够清晰看出她两鬓生出霜花的速度。回家看到的她越是开心,越是能感觉到离别时她的孤独。时光飞逝让长大的人害怕,我能够忍受 “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却难在日渐苍老的妈妈面前忍住泪水。过去的我总想和时间赛跑,好像只要赢了它就可以快点长大;可如今,时光飞逝让我惊慌,想拼命抓住它,可是仍旧无法阻挡它的飞快脚步。

    父母到了某个年纪总会变老,与其落泪感叹,不如多些珍惜和陪伴,虽然不会让时间的沙漏倒置,更无法改变未来的一切,但至少能让他们的容颜深深烙印在我们的脑海。只要我们闭上眼睛,眼前就能浮现出他们昔日的脸庞,仿佛他们对自己的爱,能让时光停顿。

     

     

    责编 :蔡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