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笔

【教师节特辑】您是住在我心中的愿和暖

  •     钟表沿着顺时针方向,一天天,一年年地,循环往复着。日子依着秒针的滴答声,一步一步往前走,却再也不会经过来时的路。我们来不及细数流年的匆匆,转眼,又是一年金秋。岁月的风霜隔断了联系,却隔不断我心里的挂念。无数过往的岁月,有温暖的跋涉也有冰冷的苟且,您的教诲和关怀始终如涓涓细流,轻柔地唤醒我的愿望,给予我温暖。亲爱的潘老师,您一定不会知道,此时此刻我有多想念您。

        我与您的缘分很浅,只有高三一年。高三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最最痛苦的一年,繁重的课业几乎摧垮了我的身体,考学的压力更是使我的心理几近崩溃,我有些抑郁了。此时,您犹如应时的春雨,浇入我干涸的生活。您颦眉间浅浅的微笑让我倍感亲切,那温暖的感觉像母亲一般,我如获至宝。还记得当时的我总是感冒,几乎每隔两周都要去医务室挂一次吊瓶,而每次您都会陪着我一起,有时您有事情来不了也会找个同学陪我一起;我吃不惯食堂的饭,所以看起来很是瘦弱,您就每天晚自习的时候,把自家的饭打包好了带给我吃;在竞争激烈名额有限的情况下,您向校方举荐我参加名校的自主招生考试,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减轻我的压力,给我快乐的力量。无论我是穿梭在鲁迅的《风波》里,还是彷徨在戴望舒的《雨巷》中,总有您这把伞为我遮风、挡雨。我何德何能!我问自己。也许是潘老师您对我的期望太大了吧,我这样想着。于是,我努力,更努力,想要给您交一个完美的答卷,也给自己一个答复。但生活也许是个过于顽皮的孩子,你愈是想要得到什么,他愈是倒行逆施。所以,我不敢再见您,也不能见,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您充满关爱和希望的眼睛,不知道看到您那为了我们而斑白了的双鬓,我会不会泪水如注,一发不可收,要知道您才只有三十多岁。但您之后一如既往的关心却还是使我的泪腺再也关不上闸,电话那头的您轻声安慰,电话这边的我放声哭喊。您说,只要我复读您就还教我。我何尝不想再与您延续一年的缘分,不想再感受您的智慧与温润?但我怕再一次让您失望,而我的身体也再经不起打击了,所以,我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接受这所高校。

        时至今日,当初的一桩桩,一幕幕竟还那么清晰明澈,就好像只是眨了一下眼,就过了经年。现在同学们偶尔聚在一起时,都还是会纷纷谈起潘老师您,受您如此厚重的恩情滋养过,我们三生有幸。无情的黑板擦也许已悄悄擦去您美丽的容颜,白色的粉笔也许已无声地将皱纹写满您的双眼,但您却是我们岁月里所闻所见过最美的人儿。未来,无论我成为参天大树,还是低矮的灌木,我都将以生命的翠绿向您祝福,愿您永远幸福安康!

    责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