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笔

【随笔】红楼一梦,古苑幽芳——重游大观园有感

  • 从未去过大观园,却又不止一次去过大观园,因为早就对这个地方“高山仰止,心向往之”。趁着小假期,避开人山人海,携翩翩少年“重游”大观园。与其说是游览,不如说是老友间的久别重逢。

    为赴此次“老友之约”,也算是长途跋涉。上海的十月正是秋老虎横行的季节,早上八点出发,辗转地铁、公交,到了大观园已然正午,少年满头大汗,拿着两支雪糕问我“大老远来到这里,值吗?”我说:“我带你转转,再问我值不值。”

    未见那块女娲随手丢弃在青埂峰下的“补天遗”巨石,却见正门赫然题字:大观园别墅。作者呕心沥血、周密构思,总提大观园“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从“天上”到“人间”,从皇家到百姓,形形色色,包罗万象,蔚为“大观”。刚入园内游客寥寥,曲径通幽处便传来太虚幻境的第一支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是啊,一世红尘泪,情深意长,终究还是扯不断心事终虚化,泪尽而归的结果,也不过是为了偿还前世的风月情债的太虚幻境而已。

    没有设定具体的路线,漫无目的的闲逛,上海刚出梅雨季节,青石板路上布满青苔,少年吟诗“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正映此景。所到第一处正是宝玉住所“怡红院”,粉墙环护,绿柳周垂。红色海棠绿色芭蕉,朱门上悬“怡红快绿”匾额。宝二爷“怡红公子、富贵闲人”,院中自然富丽堂皇,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游廊。屋内陈设也一应俱全:抱厦、隔扇、匾额、穿衣镜、碧纱厨、填漆床、联珠瓶、十锦格、自鸣钟、金西洋自行船……不怪刘姥姥醉卧怡红院,还以为是进了哪位小姐的绣房。宝玉曾在此庆寿辰夜宴群芳,众人拈花名饮酒取乐。更有博美人一笑的“晴雯撕扇”,怜香惜玉的“平儿理妆”。那时候的怡红院是公子的温柔富贵乡。后家道中落,又有晴雯病补金雀裘,群芳四散,“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这凄凉之景,不禁令人唏嘘。

    宝钗住处蘅芜苑,匾额题为“蘅芷清芬”,恰似她恪守人情礼教,处处体现一种自我的修为。“外则无味,内则清雅”,内不见花木,满栽藤蔓香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室内陈设也怡红院大相径庭,如书中描写“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看到蘅芜苑便想到曹雪芹对宝钗的评价“任是无情也动人”,美丽却又冷漠,恪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礼教,善于隐藏自己的才华。我欣赏宝钗“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豁达开朗,却不喜她精于世故,藏愚守拙,老成精明,失了女儿气。世人评价不一而足,我也并不想对薛宝钗过多的评价,只是感叹这世间,往往苦心经营,却换来“终身误”的结局。

    出了蘅芜苑,便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潇湘馆,看看我心目中的林妹妹。古筝声《枉凝眉》的曲调由远及近,便来到潇湘馆门前,院外一带粉垣,推门而入,院内斑竹潇潇,冷冷清清。竹的外形,竹的神韵,无一不与林黛玉交融、叠印,真可谓“竿竿翠竹映潇湘”,竹成了林黛玉绝妙的象征。入门曲折游廊,廊上挂着一架鹦鹉。卧房内有黛玉焚稿断痴情时的雕塑,在她生命的前夕,她想到了自己的诗稿,还有那块与宝玉爱情见证的旧帕,旧帕浸渍着她的泪痕,她在上面记录下了自己的感情“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而如今,这一切都成为过去,她把他们统统投入燃烧的火盆,她把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连同她的生命一起付之一炬。我仿佛看到雕塑中的黛玉泪光点点,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不禁悲从中来,合上门,道一声“黛玉,再见”。

    少年见我心情低落,忙带我走向别处。来到大观园的主景省亲别墅,“琳宫绰约,桂殿巍峨”,高大的牌坊建在一湖碧水的北岸,正中是“省亲别墅”四个鎏金大字,两侧是“玉津”、“芳岸”,背面是蓝色的“国恩家庆”;两侧是“云影”、“波光”。这组建筑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极具皇家气魄,是贾元春元宵节回府省亲接受朝觐与家人团聚的行宫,是曹雪芹所描绘的“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真切感受到了帝王宅第的威严气势。印象最深的是元妃省亲时,其父贾政率众人跪迎,而在那个时代,这不但不为奇怪,而且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在今天看来真是不可思议,三纲五常,真令人心酸。

    之后又相继去了凹晶馆,沁芳亭。凹晶馆是湘云和黛玉最后一次对诗的地方,“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之后两人分离,再未能相见,湘云远走他乡,黛玉香消玉损。沁芳亭旁还有黛玉的花塚,“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潇湘妃子今何在,明朝谁人来葬花。

    伴随着《葬花吟》的丝丝竹笛声,徜徉大观园里逶迤小路上,仔细回味《红楼梦》中的每一个鲜活人物,姐妹们的欢声笑语,嬉笑怒骂皆在眼前。仿佛看到黛玉手把花锄,暗自洒泪;看到湘云醉卧在石头上,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看到宝钗滴翠亭扑蝶,香汗淋漓;看到稻香村的竹篱茅舍,李紈在这里望子成龙;看到栊翠庵门前的红梅,“槛外人”妙玉正闭目品茶……这里的每一亭、每一轩、每一石、每一木,甚至是每一株花草旁都有红楼人物的影子。

    明媚鲜艳能几时,沉酣一梦终散场,红楼中的群芳诸艳,各自的命运归宿,如百花凋谢,随风而逝。恍然一梦,大梦初醒,曲终人尽,只为我们留下了这处园林盛景,吸引着众多红楼读者纷至沓来。

    游毕,同行少年叹一句:“谁信世间有此境,游来宁不畅神思?”不再问我值不值。




    责编 :王亭亭